2019年的教育机构暴雷实在是有点多。参考投资界的统计,今年暴雷的机构已经超过20家,其中既有立足国内近20年的老牌机构韦博英语,也有这几年资本砸出来的教育新贵们。
非常不幸的是,自认为精明谨慎的我,今年也踩雷了。我年初报的萌塔英语在暑假的时候,突然毫无征兆地停业了,所幸经过家长抱团自救,我和200个家庭一起又上岸了,写这篇文章,是我在自救路上的一些心得,仅供大家参考。
01
看起来在理却走不通的路
机构暴雷之后,第一步要做什么?也许有的家长会说,要求老板退款,然而根据现在的公司法,有限责任公司和其股东的责任切割非常清晰,消费者的追偿对象一般只能是公司本身。而但凡公司暴雷,就说明已经没钱,基本上原额退款没可能。
还有人会建议,以诈骗罪让经侦去立案,用坐牢倒逼老板砸锅卖铁来赔钱,然而只要机构是正常经营,资金用于正常的教学、工资、广告等用途,这条路也很难走通。这是由于这几年金融诈骗案件频发,经侦大案要案特别多,这种本身欺诈性质不明显的案件,一般会建议走民事诉讼。
那是不是可以在企业破产以后等待清偿呢?按照法理,这确实是债权人的权利,然而根据我国现行的破产法,普通债权人的清偿顺序排在员工薪资之后,考虑到暴雷的机构,一般还有大量员工欠薪,所以家长能拿损失的可能也比较小。
可能看到这里,大家会说,那是不是就没有什么可做的呢,客观的说,机构暴雷之后能拿回来的可能是很小,但是也不一定完全没机会,以下几点,是我认为可以考虑做的。
02
理性维权的四点建议
(1)确认一下公司股东的注册资本是否足额缴纳(可以通过企查查来查询)。如果有存在注册资本未缴纳的情况,在企业破产时,债权人可以直接去追缴股东未实缴部分的责任。按照现在的公司法,涉案家长可以选任一股东去追,胜诉以后如果不依照判决偿付,还可以去申请这些股东的限制高消费(自然人股东个人或者企业股东的法人,运气好碰到国有股东的话,因为一般法人都是领导干部,限制坐飞机影响很大,获得足额赔偿的几率就很高)。
在我参与过的公司诉讼案件中,有过自然人股东基于注册资本未缴足被追后,提出和解赔款的成功案例,起诉过程中,家长还可以向法院申请保全股东的账户(银行/支付宝等),来增加压力,考虑到保全一般按照次序,所以抢时间很重要,保全到资产,后续胜诉后执行就顺理成章了。当然在现在的实操中,在保全财产不够清偿所有普通债权人的话,执行法院也会做一些兼顾公平的措施,不管怎么样,抢保全对于抢财产的处置权很重要。
(2) 查询公司的知识产权资产。如果公司的注册资本已经实缴,股东层面一般就没有啥可追的了,家长们可以稍微花点时间在商标局或者其他公开的知识产权登记机构去查一下公司的知识产权资产(都有对应的网站可以公开查询)。如果公司尚有产权完整的知识产权,家长可以在起诉公司的时候,同时申请对这部分知识产权进行保全。如果公司或品牌尚有被收购的价值,那么这个保全就会体现作用,在后续收购过程中,已经申请到保全的家长在谈判上会更有话语权,机构也会优先和这部分家长谈判,因为只有在取得这部分保全人的同意后,才能处理对应的知识产权,和上面一样,这个也是拼手速的,一句话,时间很重要。
(3)不要赌出口气,及时止损。如果公司注册资本已经足额交纳,也没有登记的知识产权,涉案人数又很多,那么基本上家长就只能认亏了,因为诉讼除了能对法人申请限制高消费,其他的可能啥也做不了,而整个诉讼到申请限制高消费的流程很漫长,很可能搞了半天就只是出口气而已。我中招的萌塔,很不幸的就是这种情况。
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建议就是,不要赌气,及时止损,最快时间内把损失降到最低化。以萌塔为例,在倒闭之后,老板给所有学员开了视频课的权限,我这种买了1年课程的家长,可以看到4年的视频课,一定程度上避免了竹篮打水一场空,我也很快的通过自己跟着视频课,保持了小朋友上课的延续性。与此同时,基于维权的压力,老板一直在谈一些机构的人道救助(免费转课),也确实有部分机构表示愿意无偿接收一些“不搞事情”的家长,所谓不搞事情,就是指接盘机构除了能够保证上课质量,在课程时间等其他方面,可能家长都要向接盘机构来妥协,这时候,之前义愤填膺很统一的维权群就会分化,有的家长会选择妥协迁就,尽快复课,有的家长就会坚持要求退款等等,在对机构情况及事件本身做了分析以后,我和190+名家长就选择了接受转课条件,目前复课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虽然会有一些过渡期的问题,但整体来说,我觉得能这样上岸,已经很满意了。
(4)最后想特别提醒的是,由于现在分期消费贷付款方式非常普遍,很多消费者在机构暴雷之后面临着无课可上却要继续还款的窘境,这个时候,建议尽快向派出所/工商所等机构报案,如果监管部门能够出具相关证明,对于消费者后期和贷款机构沟通停止还款或协商解决是很有帮助的(从新闻报道看,大型金融机构在爆大雷之后或多或少都给予了减免的人道救助)。
此外,在报课之前,一定要看下机构是否有教育培训资质。韦博这次暴雷,可能因为韦博本身有教育培训资质,所以所在地的教育监管部门也参与了相关的协调,上海的学员看新闻报道可能会被英孚接手,实现上岸。而当时萌塔爆雷的时候,所在区的教育主管部门就一句话,该机构没有培训资质,并不在教育主管部门管辖范围内,我个人觉得越多政府监管机构参与协调,对消费者来说,上岸机会就越大。而那些靠资本砸出来的在线教育新贵,由于目前主要还是无证经营(可以参照之前本号对某无培训资质的在线思维的分析,请戳链接),我个人建议还是不要轻易报大课包,以降低风险。
以上是我在暴雷上岸后的一点心得,因为我本身也不是法律背景,所以可能也有偏颇,欢迎法律界人士指正批评。
如果您喜欢本文,或许你还喜欢
你们心动的是促销的在线直播课时费,我想到的是P2P一地鸡毛前的套现
面对机构跑路潮,这位金融&法律复合背景的妈妈总结了四条风控心得
本号自2019年10月20日起已经推出了有偿征稿活动,稿费标准请戳一个盘了一年的想法,终于可以付诸行动了,欢迎扫码关注,更欢迎诚意投稿(需原创)~
都是干货,怎能错过
作者简介
小吴同学,魔都西南工科高校小硕,混迹于合资投行和投资圈,考完ACCA和CPA,才发现算自己家的小帐最开心,带自己家的宝宝最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