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红肚兜儿
图by Aurelius Battaglia

什么叫污?
有次和朋友吃饭,点了一个牛肉萝卜丝,菜端上来,我说,“好残忍啊!”
你意识不到自己是什么时候变污的,就像你记不清从哪一刻开始,你感兴趣的不再是大白兔奶糖,而是盯着一个男人的屁股,估算他坚持的时间有多长。
喜剧里,最有感染力的笑料,都是污的。
美剧《破产姐妹》里荤词儿和胸脯一样汹涌的Max,永远饥渴的豪放Sophie,以及随时声称把自己“香肠”夹在热狗里的大厨Oleg。
有技巧的污,是一种智慧。
那种成年人之间“你懂的”的默契,不一定直白赤裸,但就是能骚到痒处,让你情不自禁地流露纯(xie)洁(e)笑容。
为什么有些男人一污,就招人烦,变成性骚扰?因为他的出发点就是猥琐的,演技差,段子老,心里还总想着占姑娘便宜。
以前认识一个男人,热衷讲污段子,而且从来不结合上下文,突然冒出一句“我给你猜个谜语吧?”然后他开始一脸淫荡地背诵,比如那个用“活塞”手法描述“刷牙”的段子。
如果你一脸嫌恶地转过脸去,他会吃了壮阳药一般兴奋,以为自己用一股雄性的洪荒之力成功入侵了你的心灵。
无耻下流,谁不会啊?有趣味的污,是从脑子里出来的;简单粗暴的污,是从下半身出来的。那是幽默感和露阴癖的区别。

爱讲污段子的女生,运气不会太差,这么敏感的尺度都能拿捏得准,你还有什么搞不定?
要污得别人会心一笑,而不是扭头就走;要污得气氛活跃,而不是满场尴尬;要污得别人打心眼里佩服你,而不是打心眼里鄙视你;拼的都是真本事,脑子转得慢一点,也许就成了无聊、没品、LOW。
人生的路那么多,你选择了最污的一条,你的勇气,非常人能比。
污是一场表演,要获得掌声,背后都下过苦功夫,需要漫长的经验积累,更需要跨过心里那条矫情之线。
做网红,只需要磨腮挤沟加滤镜;做白莲花,只需要笑不露齿眼神无辜;做文青,只需要靠着木头栅栏穿着棉麻袍子发呆;做淑女,只需要并紧双腿一脸清心寡欲。
而你,选择做一个污力全开的逗逼,誓要让自己坦荡露底。
傅爷那么讨人喜欢,就因为她不矫情,不扭捏。她可以直截了当地说,“我这清新脱俗的美少女,一看就跟外面的妖艳贱货不一样。”
而多大数人,只敢披个马甲偷偷摸摸地骂别人“绿茶婊”,真轮到自己,架子端得比谁都正经,姿态摆得比谁都高尚,内心真实想法捂得密不透风,说出来的话都经过了27层净化。
所以,会讲污段子的女生,才显得如此真实可爱,稀有珍贵。
你为人类带来欢笑,说出他们心里藏了多少年也不敢说出的话。你在尘埃里百花齐放,你在饭局上以一挡百,你让那些只会开黄腔的猥琐男无地自容,你散发圣洁光辉,是人间天使。

美国华裔女编剧Ali Wong在脱口秀《Baby Cobra》(小眼镜蛇)里,挺着7个月的大肚子,狂污一小时,一夜爆红成“全美最黄老司机”。
她一上来就说,我33岁了,我感觉到自己正在变老,现在看到18岁的女孩,我只想说一句话,“fuck you!”因为我妒嫉啊!
来,你可以随便感受一下她的污画风。
真正的自信,是敢于自黑;真正的智慧,是从污里开出白莲花;真正能控制气氛的人,想让你哭就哭,想让你笑就笑。
一个幽默的大脑,让人魅力四射,让人性感爆棚,那种吸引力,不是前凸后翘花枝乱颤,而是你突然意识到,原来一个人可以如此聪明有趣,原来智商制造的快感一样强烈得消魂蚀骨。
人生已经太多套路,何不一撸到底,哪怕片刻。
我认识很多会讲污段子的女生,她们有一个共同点是“格外可爱”,擅长从平淡无聊里找乐子,把污点变金句,愉悦众生。另一个共同点是“聪明”,反应快,控场能力强,充满热情和斗志。
无论她们长得什么样,你都喜欢;无论她们怎样扮丑搞怪,你都觉得,太他妈迷人了。这种姑娘,跳出了刻板的性别印象,显现出真正的活色生香。
她从不强装“单纯”,因为经历丰富本就是一种资本。如果“天真无邪”只是为了讨猥琐男欢心,她宁愿坦荡表现“经验老道”,让他往最远处滚。
总有些人,内心污成了下水道,看全世界都是臭的。
持之以恒的污,需要毅力,那跟健身一样,少吃一口饭,多举一次杠铃,看起来简单,但坚持三天你就会动摇,坚持一周你就感到绝望,但坚持到最后……你会闪闪发光。
Ali Wong
最后,如果你有WIFI,最污女王Ali Wong脱口秀完整版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