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文迪面相

邓文迪情商和智商有多高?

  • 问题补充:希望可以介绍一下她的求学经历,尤其是她是怎么进耶鲁的谢拉
  • 她18岁时离开中国,14年以后回来,她的名字成了文迪.邓.默多克。她嫁给了那年69岁的世界传媒大亨默多克,总资产超过400亿美元的新闻集团,从此诞生了一位来自中国的王后。  自我评价:我是一个进取上进的人。无论做什么,我都尽心尽力。在家人和朋友需要帮助的时候,我总是随时伸出援助的双手。人生充满了跌宕起伏,不管是顺镜还是逆境,我都会找到美好的东西,使生活尽可能地完美。  早在69岁的默多克决定迎娶生于中国广东的31岁女子邓文迪时,就有好事之人预言这个家族的麻烦来了。尽管邓文迪一再向世人表明自己爱情的纯洁性,但是默多克毕竟不是一个开杂货店的老头,而是掌管着400多亿美元企业资产和100多亿个人资产的超级富豪。  1999年6月25日,在纽约港外那艘豪华游艇上的婚礼上,尽管默多克的四个成年子女全部出席,但是这个家族已经开始出现裂痕。而此后默多克对于跟自己子女差不多年纪的娇妻的宠爱,屡屡使他与自己的子女发生龌龊。  尽管如此,默多克与邓文迪婚后的甜蜜生活一直持续着,因为他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观,他从一个“工作狂”变成了一个“生活享受者”。默多克的亲密助手形容邓文迪是一个出色的工作伙伴,她虽不擅长社交,但却聪明过人;她并非天香国色,但却和气温柔,极大地缓冲了默多克在工作中的压力,使他能够经常保持一种愉快的心情。  默多克和安娜一直被视为拥有美满婚姻的夫妇的神话,可事实上,在1973年,默多克的传媒帝国扩展到美国后,他和妻子关系就开始变得疏远。  1996年秋,默多克到香港StarTV总部视察,在一个盛大的鸡尾酒会上,邓文迪的窈窕身影吸引了默多克的注意,于是他认识了当时还是亚视实习生的邓文迪,两人甚至交谈了好一会儿。这一点,很让几位高层雇员惊叹,因为近来他们发现很难让大老板专注地谈话,而邓文迪居然有本事与他第一次就谈这么长时间。不过,没人会想到这竟然是他们忘年恋情的开始。  多人发现,此后默多克在香港停留的时间多了也长了。邓文迪多次为默多克做翻译,又陪同他访问中国。1998年1月,邓文迪开始以翻译的身份公开陪伴在默多克左右。直到1998年10月,”老板与秘书“间的工作关系才正式升格为情人。两个人都非常欣赏对方如影随形的相伴,默多克经历了太多生意场上的勾心斗角,而和气又善谈的邓文迪带来了轻松自如和精神上的愉悦,更何况从事媒体经营的她当然也能够称职地”相夫“。  邓文迪出生在中国东部一个并不大的城市徐州,后来由于父母工作的关系全家搬到了广州。她的父亲是广州一家机械工厂的厂长,母亲的职业不详,另外还有两个姐姐,一个兄弟。他们全家六口住在一套三居室的公寓里,以中国的标准来说,谈不上宽敞,但也决不狭窄。至于邓文迪自己,也算得上是一名好学生,成绩一向不错,还是学习排球队的成员。16岁时,她考入广州医学院。应该说,到此为止,邓文迪的经历和大多数的中国城市女孩并没有什么不同。换句话说,你和她是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无论是对你还是对她,成功都很遥远,但机会是均等的,就看怎样去把握了。  对邓文迪而言,改变命运的第一个契机出现在1987年。在这一年里,她认识了一对来自加州的美国夫妇,Jake Cherry和他的太太。Cherry先生当时50岁,正在广州一家中外合资生产冰柜的工厂工作,而42岁的Cherry太太因为丈夫的工作关系,也来到了中国。邓文迪能够认识他们,是因为刚好Cherry太太有这个闲暇,能够帮助她提高英语水平。应该说,当时外国人在中国虽然不像现在这么多,但别忘了这是在广州,中国最早向世界打开窗户的地方,在那里,要想结识个外国人实在也并不是件难事,找个外国人补习英语也是当年汹汹涌涌的出国潮中很多人都有过的经历。可是,尽管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机会,邓文迪却抓住了它并充分地运用了它,使之为自己带来了最大的利益。1988年2月,邓文迪在Cherry夫妇的帮助下获得学生签证,进入一家社区学院,Northridge加州州立大学学习。他们甚至让她和自己五岁大的女儿合用一间卧室和一张帆布床,并且承诺资助她的学习费用,直到她学成为止。  与大多数必须为自己的生活而四处奔波的中国留学生相比,此时邓文迪的状况无疑是好得多了,但要说成功,那还差得远,显然邓文迪也是这么认为的。很快,Cherry太太在丈夫处发现了一大堆邓文迪风情万种的造型照片,而Cherry先生也承认:他已经被这个年轻的女人所吸引。1990年2月,在与太太离婚后不久,Jake Cherry与邓文迪结婚。至此,我们或许可以说,这个来自广州的年轻女孩邓文迪已经取得了初步的成功,她实现了当时很多中国女孩儿梦寐以求的愿望,找到了一个美国丈夫,尽管这个丈夫的年龄已经可以做她的父亲,但毕竟从此她进入了美国社会。  如果是你,是不是就此满足了呢?邓文迪可不是这么想。两年零七个月后,她和Cherry先生的婚姻走到了尽头,这个时间比获得绿卡所要求的时间——允即许她作为外国居民永久在美国生活和工作的时间——只多七个月。而按照Cherry先生的说法,他和邓文迪共同生活的时间,实际上“最多有四到五个月”。  不管你怎样评价邓文迪,必须要承认的是,她相当聪明。据加州州立大学的Daniel Blake教授回忆,当时邓文迪和另外三名本科生组成一个四人小组,她们经常一起吃一起学习,曾合作过一个大型书面计划,分析财政政策对美国经济的影响,而这个小组成为了Northridge校园有史以来通过该校经济系的最佳小组。从加州州立大学毕业后,邓文迪进入了耶鲁大学商学院,在Daniel Blake教授的推荐信中,她被称为是“Super”学生。在此期间,邓文迪还曾在洛杉矶郊外的一家体操学院工作,这所学院是由中国著名的体操王子、三次荣获奥运会金牌的运动员李宁经营,邓文迪在这里负责学院的中国教练与学龄客户父母之间的联络工作。  1996年,邓文迪从耶鲁毕业,准备谋求到香港发展。这时,命运之神再次青睐了这个女孩,邓文迪获得了她一生中一个非常关键的机会。在飞往香港的飞机上,邓文迪恰好坐在了默多克新闻集团的董事Bruce Churchill旁边,当时这位先生正准备上路前往香港担任Star TV的副首席执行官。一生中,我们能有多少次这样的机会与这样重要的人士相遇呢?你是不是会因为胆怯,或是没做好准备,而就这样让幸运女神檫肩而过呢?反正,邓文迪不会。尽管缺乏在娱乐业的从业经验,但凭着长青藤学校的商务学位以及精通英语、粤语和普通话的  有利条件,飞机还没到香港,她已轻而易举地谋到了卫星电视公司总部实习生的工作。  在Star TV工作期间,邓文迪保持了她一贯的作风,她非常努力地争取每个表现自己的机会,从不打无准备之仗。据当时她的同事形容,邓文迪经常会毫不犹豫地、不声不响地走进高级执行官的办公室,同他们进行讨论并提出大胆的建议。  当然,对于志向远大且善于把握机会的邓文迪来说,在新闻集团的香港分支机构里做一名级别不高的雇员,根本不能令她满足。我们并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邓文迪把她的目标锁定在了她的老板,新闻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默多克(Rupert Murdoch),这个比她大三十八岁,但却在全世界媒体中具有举足轻重作用的男人身上。但很显然的是,自从1998年初,邓文迪以默多克上海、北京之行的随行译员身份第一次出现在这位传媒大王的身边之后,后者便被她所吸引了。很快,Star TV的员工们开始对两人之间的罗曼谛克议论纷纷,他们被发现在香港的一次晚餐会后手牵著手。1998年5月,默多克与他结婚31年的妻子Anna分手。第二年6月,他们正式签定离婚协议。1999年6月25日,也就是距其离婚协议生效日仅仅17天后,默多克在泊於纽约港的私人游艇Morning Glory号上与邓文迪举行了婚礼。来宾中包括特意前来助兴的威尔士歌手Charlotte Church,以及金融家Michael Milken和俄罗斯大亨Boris Berezovsky。邓文迪,这个多年前普普通通的广州小女孩,终于登上了她人生的顶峰。  有很多人认为,默多克之所以会看上邓文迪,是看中了她身后所代表的巨大市场,不少媒体甚至用“娶了她就娶了中国”这样的字眼来形容这场婚姻。可是,在Kallen看来,邓文迪的中国背景是个有利条件这没错,我也不敢说在默多克考虑他的第三次婚姻时,这个因素毫无意义。但问题是,中国有这么多的女孩子,条件比邓文迪好的多得是,为什么偏偏是邓文迪成了这个幸运儿?对此Kallen的回答是,这个女人确实有她的不凡之处。  在坠入爱河之后,默多克总不失时机地向亲友们推销女友的形象,他带着邓文迪给姐姐祝寿,同时又双双拜见老母。邓文迪当然不会丢面子,她的聪明、温和以及非常独特的感觉给默多克的亲人留下了极好的印象,也把她自己成就为传媒大王的第三任妻子。  为了永结新欢,默多克只好斩断旧情。1998年4月,默多克和安娜通过媒体对外宣布,决定结束他们31年的婚姻。1998年10月的董事会上,安娜突然接到丈夫下达的逐客令,要求她离开集团董事会。这时,邓文迪已经是默多克公开的情人。对外界默多克显得很有风度,但在私下里,默多克甚至不肯给安娜任何选择的余地,只是无情地命令她必须离开。  安娜的告别演说充满绝望:”这不仅是我婚姻的结束,也是我生活的结束......离开他我感到非常难过。“一些董事眼里闪着泪花,目送这位自18岁起便为新闻集团尽力的女人在她大儿子的陪伴下黯然离去,也正是这时候,默多克的四个子女开始在心里深深地记住了邓文迪。  不过安娜为离婚设置了一个条件:默多克死后,作为妻子的邓文迪无权继承他的任何遗产,除非邓文迪婚后能生个一男半女,而默多克去世时,她的子女恰好不满18岁,邓文迪才能掌控她孩子名下的股份。安娜很清楚,默多克被诊断患有初期前列腺癌,必须进行放射治疗,同时失去了生育能力。所以,默多克新闻集团的财产即使没落在安娜的手里,也将由子女继承,不会旁落“外人”。  为了能尽快迎娶邓文迪,默多克咬牙签下了离婚协议。1999年6月8日,默多克夫妇的离婚完成,仅在17天后,默多克便迫不及待地与邓文迪举行了婚礼。  但是邓文迪怎么可能甘心接受这样的安排:守着一个身家百亿的老公,却不能动其中的一分钱,而且一旦老公去世,自己就要被扫地出门、远离新闻帝国!真正了解邓文迪的人都知道,她根本不会满足于做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  安娜怎么都想不到,默多克在接受化疗前,早已将自己的精子抽取并冷冻,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是邓文迪的主意,但显然邓文迪在不声不响之间掌握了主动,把离婚协议中的不利条款逐步化解。  2001年11月19日,依靠高科技“法宝”——试管婴儿,邓文迪生下了她和默多克的第一个宝宝格雷斯,一个孩子显然还不保险,2003年6月,邓文迪又为默多克生下了一个女儿。终于“母凭子贵”,默多克很快抱着幼女宣布道:“我的所有孩子都有接替我的位置的机会,即使是格雷丝和克洛伊,她们尽管年龄很小,但她们和其他兄姐享有同样的承诺。”  而在邓文迪生下第二个女儿后,默多克很快乐地宣布,这让他无限期地搁置了退位的打算,因为他和第三任妻子邓文迪组建的新家给他带来了无限活力。这样,邓文迪又轻易赢了第二回合。  尽管邓文迪在嫁与年长她32岁的默多克为妻后,一直保持着贤妻良母的形象,极少在公众场合露面。但是,默多克长期以来一直钟情于有着巨大潜力的中国市场,邓文迪凭借流畅的中英双语交流能力和迷人的社交风采已在新闻集团上下给其带来了“默多克形象大使”和“亚洲外交官”的美誉。  与此同时,邓文迪不断对新闻集团在亚洲的运营和投资施加影响,使得亚洲成为了该公司增长最快也是最重要的市场。邓文迪还成功策划了一笔总值在3500至4500万美元的针对中国互联网的投资生意。此举得到了老默多克的大力支持和称赞,但却与拉赫兰的经营战略存在矛盾。  而安娜一直也毫不隐瞒自己对哪个孩子赢得默多克继承权的关心。在《家族企业》一书中,安娜列出了一系列可能导致默多克传媒帝国分崩离析的因素,其中就包括默多克临终前没有指明继承人从而导致家族成员的争斗的情况。  此次拉赫兰的辞职,以及默多克最终更改股权分配方案,为邓文迪“上位”甚至最终掌管传媒帝国创造了绝佳机会。还有人断言,邓文迪是此次新闻集团大变局幕后真正的“始作俑者”。
  • 谁能给我提供苏文迪和邓嘉怡的个人资料?谢谢?能尽量详细点吗?

  • 问题补充:谁能给我提供苏文迪和邓嘉怡的个人资料?谢谢?能尽量详细点吗?
  • 苏文迪出生爱好都不知曾读深圳市北大附中家庭成员:父母,姐姐(姐姐最近结婚了)女友:第一任应该是廖远婷(知道苏文迪这个人的时候就是跟廖远婷在一起的了) 第二任庄可,但很快就分了手 第三任是安娜叶靖愉,我的女神来的哈哈 第四任就是邓嘉怡啦 邓嘉怡17岁现在应该是在深圳第二高级技工学校读书现任:苏文迪前任:刘宗儒(据微博消息是邓嘉怡的某位朋友插入而导致分手)
  • 新浪微博的苏文迪邓嘉怡和安娜baby有着究竟是怎样的故事 ? 那个苏文迪是不是很花心的 ?

  • 问题补充:新浪微博的苏文迪邓嘉怡和安娜baby有着究竟是怎样的故事 ? 那个苏文迪是不是很花心的 ?
  • 苏文迪和安娜分手之后才和邓嘉怡在一起的其实像这个年纪的 分分合合很正常的喜欢和不喜欢也是很平常的事而且他们两个现在在一起很幸福 以前和谁一起花不花心都不重要了吧
  • 邓文迪传奇事件

  • 问题补充:
  • 我的女儿都很lucky”, 邓文迪看着镜中的自己。这个在山东大明湖边出生的女孩,所经历的童年“在物质上相当匮乏”。“那时候我们没有什么玩具,我小时候玩得最多的游戏是丢沙包和跳绳”,她在空中比画了一下。邓文迪的父亲是一家工厂的经理,母亲是厂里的工程师,家里有三个兄弟姐妹。由于工作需要,全家后来迁移到江苏徐州。不过,在她眼里,“山东更像老家”。读书的时候,邓文迪的功课很好,“数理化最好”。她报考耶鲁大学MBA 时,数学这门得了满分。“感觉那些大学课程,我在中国念高中时就读过了”。不过,邓文迪去耶鲁大学算是违背了家中惯常的思维:“我爸爸是东莞人,希望我有朝一日在他的家乡广东做一个成功的医生。”但她中止了广东医学院的学习,径直去了美国。刚到美国,邓文迪先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学习半年英语。这时,她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洗盘子”。“真的,我从来不以此为苦”,她回忆道:“我觉得那是很快乐的事情。因为在国内是父母养活我,到美国后,我终于独立了。”邓文迪清晰地记得自己的第一份侍应生的工作是在一家名叫“四川饭庄”的中餐馆。第一天上班,她就把盘子打翻,被解雇了。此后,邓文迪继续寻找餐厅里端盘子、洗盘子的工作。“一小时就可以赚4 美元,而且我是女孩子,每天拿的小费还特别多”,对于这段打工生涯,她描述起来显得很愉快:“我是个很乐观的人。洗盘子时,我不觉得自己会干一辈子。就算我现在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我觉得自己也可以过得很好,因为我受过良好的教育。”后来,邓文迪申请就读加州州立大学北岭分校,1993 年毕业后获得商学位。“学习会计课程后,我就去会计所工作了。但薪水反而少了,因为没有小费”,她笑。很快,邓文迪按计划申请了耶鲁大学MBA。“在耶鲁我就安心学习,因为此前我把所有的学费都攒好了。”“耶鲁可以说是我最快乐的一段时光”,邓文迪说起来很陶醉:“因为全世界最聪明的人,都到了耶鲁。”她印象最深的就是:每天都可以在商学院里遇见全球各大跨国公司的总裁们,“我从他们的演讲中,学到不少东西。我和大多数中国学生一样,把时间几乎全部放在学习上”。专业课闲下来时,邓文迪就去选修传媒课程:“我发现我特别喜欢传媒、戏剧、电影”。她提到了《音乐之声》,在国内读书时她第一次看到这部令她念念不忘的电影。当然那时她不知道,这部电影正是她后来的先生——默多克引进中国的。 “我每天都在MySpace 泡两个小时”“托尼,为什么你会从一个摇滚音乐人成为英国首相呢?”十几年之后,邓文迪在MySpace 聚友网的北京办公室里,组织网友们向布莱尔发问,这些网友来自日本、英国、尼日利亚和中国等全球各地。现在,邓文迪是聚友网的首席策略长。她嫁给默多克已经9 年了。聚友网是默多克借新闻集团旗下社区网站MySpace 试水中国互联网市场的重要举措。这一天,邓文迪在MySpace 聚友网举办了一次茶会。“我们通过网络征集了一些问题,然后请托尼来回答”。托尼·布莱尔除了将在耶鲁大学执教宗教与全球化课程外,正在全世界推广他的布莱尔信仰基金。他在那一天正式开通了自己的MySpace 空间。尽管和布莱尔已是多年的朋友,“作为主持人开场的时候,我还是有点紧张”,邓文迪坦白道。她说:“这么多年了,托尼还是那么年轻、充满激情、热爱学习”。事实上,说服布莱尔泡在网络上并不容易,“因为托尼说他以前有高科技恐惧症”,布莱尔在家里碰到稍微复杂一点的网络问题,他的孩子就会帮忙解决。布莱尔开心的是, 他刚加入MySpace 第一天,就交上1000 多位朋友。来自清华大学的秦洁问布莱尔:“在你的人生道路上,你曾经得到的最好建议是什么?”当布莱尔做完详尽的回答后,邓文迪俏皮地对他说:“这些建议多好,看看它带来的变化:你有了这些建议,然后你成了英国首相。”布莱尔开心地大笑。他说邓文迪“不仅聪明、温柔、意志非常坚定,也很风趣幽默。”邓文迪对聚友网倾注了极大热情。每隔三四个月,她就会从美国飞到北京的办公室来。“我每天都在MySpace 上泡至少两个小时”。她的MySpace 空间一打开,就传来节奏劲爆的音乐《herewith me》。“在那上面里,我甚至找到了失散20 多年的大学校友”,她说。布莱尔是邓文迪计划邀请的一系列名人中的一个。她计划通过自己在全球传媒的人际圈,把身边的名人都邀请到中国到MySpace 聚友网做客,以提升它的影响力。据透露,邓文迪的名单里包括已退休的比尔·盖茨。这种做媒体的激情,显然符合默多克的性格。默多克一直强调,做互联网就要有激情。IDG 一位高管前些时候去默多克美国家中做客,这位78 岁的老人当时从泳池出来,光着膀子与来宾在餐桌上就讨论起中国互联网的投资问题,给对方印象是“很有激情”。“我好像天生就热爱商业”, 邓文迪歪着脑袋得意地说,“不过,这一点也是我后来慢慢才发现的”。对于妻子的天赋,默多克曾经开玩笑地问“这算不算也是中国特色呢?”多年前,当邓文迪作为星空卫视里唯一的华人高管时,邓文迪就引起了默多克的注意。虽然今年上半年,新闻集团旗下的星空传媒在中国内地大撤退,让默多克感慨他的生意“像是碰到一面冰冷的墙。”但在电视领域的挫折,并没有浇灭默多克对中国市场的热情。在MySpace全力挺进日本、法国、德国、澳大利亚和爱尔兰后,邓文迪正在加速它在中国的步伐,“我了解中国,这里有巨大的空间”,她说。不过,邓文迪的视野不仅限于此。在担任MySpace 首席策略长同时,她还与好友章子怡联合成立了一个电影制作公司。她说:“那是我们两个人,在好莱坞另一个很大的梦想”。在北京的这段时间,她就马不停蹄地会见了不少中国导演和剧作家。嫁给默多克后,邓文迪感觉自己的眼界明显开阔了很多:“他会和我讲英国的经济、全球的环保、石油的价格以及美国的下一届大选等等。”她觉得“在学习这件事情上,Rupert 比我做得更好”,因为“Rupert 对什么都有很强的好奇心”。事实上,李昕也把这样的评语送给了邓文迪:“Wendi 和Rupert 一样,总能看到别人身上的优点,并且快速吸收”。在为本报拍摄现场,前超级名模李昕,教邓文迪如何在镜头前站位、呼吸,邓文迪做得一丝不苟。“是的,她就是这么好学”,李昕说。
  • 邓文迪和默多克夫妻喻中美关系?

  • 问题补充:网上充斥着一片什么中美经济关系不能像邓文迪和默多克?究竟是怎么回事?有人解释一下吗?
  • 把中美关系比喻成邓文迪和默多克夫妻的关系,不能走离婚路,比喻得很贴切啊。整个事情的原委是这样来的。 “今天由我和雅各布·卢这对新人来主持新一轮的中美经济对话,在中国的语境里,新人是指刚刚结婚的夫妻,我知道美国允许同性婚姻。但显然我和雅各布卢没有这个意思啊。” 10日,在华盛顿召开的第五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框架下的中美经济对话上,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甫一开口,就将全场的美国和中国高官逗得哄堂大笑。这虽然是汪洋在该论坛上的“首秀”,但他似已驾轻就熟,全场脱稿演说,并且妙语连珠,显得轻松自信。 在调侃自己和卢这对“新人”之后,汪洋话锋一转说:“不过,中美经济关系有点像夫妻,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虽然也有吵架,有分歧,但是都必须增进了解,增强互信,培育共同的生活基础。” “我们两家不能走离婚的路,像邓文迪和默多克,代价太大了。”汪洋这一句话再次引来笑声。 谈及本轮对话,汪洋说,我们是一个老的对话机制,但是一个新的对话团队,我们要继续好的传统争取更大的光荣。奥巴马总统说过,自满不是一个伟大民族的风格,我们两个民族都是伟大的,所以我们都不自满。 “我希望我们这个新的对话团队一定会有新的作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汪洋说。 对于如何搞好经济对话,他进一步提出四点建议,第一条便是“要坦诚务实,不兜圈子,不回避矛盾,努力在分歧的基础上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第二,汪洋提出,要相互尊重。“对话会有交锋,但要尊重对方说话的权利,我们要将心比心地去理解对方的立场。” “我们上午在(美国)国务院看了杰斐逊起草的《独立宣言》,他说过要像爱护自己一样去爱你的邻居。”汪洋说:“在地球村上,中美是最大的邻居。” 他对与会美国官员说:“我们搞市场经济只有20多年的历史,规则我们不是很熟悉,更何况许多规则是美国制定的,所以这就需要一个非常平等的对话环境。” 汪洋提出的第三点建议是要管控分歧。他说,对话是为了消除分歧的,但对话本身是要管控分歧,不能不欢而散。这就要求我们双方要着眼长远,不求毕其功于一役。谈得拢的就谈,谈不拢的接着谈,一定会找到解决的办法。 “好在,我们离世界的末日还远着呢。”汪洋面带笑容说。 汪洋的第四点建议是要求同存异。他强调,在中美经济合作上,双方有许多共识,有许多事可以做。中美双方要努力把这些共识和可以做的事发挥到极致,
  • 邓文迪和默多克是什么人

  • 问题补充:
  • 1996年,邓文迪从耶鲁毕业,准备谋求到香港发展。这时,命运之神再次青睐了这个女孩,邓文迪获得了她一生中一个非常关键的机会。在飞往香港的飞机上,邓文迪恰好坐在了默多克新闻集团的董事Bruce Churchill旁边,当时这位先生正准备上路前往香港担任Star TV的副首席执行官。一生中,我们能有多少次这样的机会与这样重要的人士相遇呢?你是不是会因为胆怯,或是没做好准备,而就这样让幸运女神檫肩而过呢?反正,邓文迪不会。尽管缺乏在娱乐业的从业经验,但凭着长青藤学校的商务学位以及精通英语、粤语和普通话的有利条件,飞机还没到香港,她已轻而易举地谋到了卫星电视公司总部实习生的工作。 在Star TV工作期间,邓文迪保持了她一贯的作风,她非常努力地争取每个表现自己的机会,从不打无准备之仗。据当时她的同事形容,邓文迪经常会毫不犹豫地、不声不响地走进高级执行官的办公室,同他们进行讨论并提出大胆的建议。 当然,对于志向远大且善于把握机会的邓文迪来说,在新闻集团的香港分支机构里做一名级别不高的雇员,根本不能令她满足。我们并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邓文迪把她的目标锁定在了她的老板,新闻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默多克(Rupert Murdoch),这个比她大三十八岁,但却在全世界媒体中具有举足轻重作用的男人身上。但很显然的是,自从1998年初,邓文迪以默多克上海、北京之行的随行译员身份第一次出现在这位传媒大王的身边之后,后者便被她所吸引了。很快,Star TV的员工们开始对两人之间的罗曼谛克议论纷纷,他们被发现在香港的一次晚餐会后手牵著手。1998年5月,默多克与他结婚31年的妻子Anna分手。第二年6月,他们正式签定离婚协议。1999年6月25日,也就是距其离婚协议生效日仅仅17天后,默多克在泊于纽约港的私人游艇Morning Glory号上与邓文迪举行了婚礼。来宾中包括特意前来助兴的威尔士歌手Charlotte Church,以及金融家Michael Milken和俄罗斯大亨Boris Berezovsky。邓文迪,这个多年前普普通通的广州小女孩,终于登上了她人生的顶峰。 有很多人认为,默多克之所以会看上邓文迪,是看中了她身后所代表的巨大市场,不少媒体甚至用“娶了她就娶了中国”这样的字眼来形容这场婚姻。可是,在Kallen看来,邓文迪的中国背景是个有利条件这没错,我也不敢说在默多克考虑他的第三次婚姻时,这个因素毫无意义。但问题是,中国有这么多的女孩子,条件比邓文迪好的多得是,为什么偏偏是邓文迪成了这个幸运儿?对此Kallen的回答是,这个女人确实有她的不凡之处。 在坠入爱河之后,默多克总不失时机地向亲友们推销女友的形象,他带着邓文迪给姐姐祝寿,同时又双双拜见老母。邓文迪当然不会丢面子,她的聪明、温和以及非常独特的感觉给默多克的亲人留下了极好的印象,也把她自己成就为传媒大王的第三任妻子。 为了永结新欢,默多克只好斩断旧情。1998年4月,默多克和安娜通过媒体对外宣布,决定结束他们31年的婚姻。1998年10月的董事会上,安娜突然接到丈夫下达的逐客令,要求她离开集团董事会。这时,邓文迪已经是默多克公开的情人。对外界默多克显得很有风度,但在私下里,默多克甚至不肯给安娜任何选择的余地,只是无情地命令她必须离开。 安娜的告别演说充满绝望:”这不仅是我婚姻的结束,也是我生活的结束......离开他我感到非常难过。“一些董事眼里闪着泪花,目送这位自18岁起便为新闻集团尽力的女人在她大儿子的陪伴下黯然离去,也正是这时候,默多克的四个子女开始在心里深深地记住了邓文迪。不过安娜为离婚设置了一个条件:默多克死后,作为妻子的邓文迪无权继承他的任何遗产,除非邓文迪婚后能生个一男半女,而默多克去世时,她的子女恰好不满18岁,邓文迪才能掌控她孩子名下的股份。安娜很清楚,默多克被诊断患有初期前列腺癌,必须进行放射治疗,同时失去了生育能力。所以,默多克新闻集团的财产即使没落在安娜的手里,也将由子女继承,不会旁落“外人”。 为了能尽快迎娶邓文迪,默多克咬牙签下了离婚协议。1999年6月8日,默多克夫妇的离婚完成,仅在17天后,默多克便迫不及待地与邓文迪举行了婚礼。 但是邓文迪怎么可能甘心接受这样的安排:守着一个身家百亿的老公,却不能动其中的一分钱,而且一旦老公去世,自己就要被扫地出门、远离新闻帝国!真正了解邓文迪的人都知道,她根本不会满足于做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 安娜怎么都想不到,默多克在接受化疗前,早已将自己的精子抽取并冷冻,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是邓文迪的主意,但显然邓文迪在不声不响之间掌握了主动,把离婚协议中的不利条款逐步化解。 2001年11月19日,依靠高科技“法宝”--试管婴儿,邓文迪生下了她和默多克的第一个宝宝格雷斯,一个孩子显然还不保险,2003年6月,邓文迪又为默多克生下了一个女儿。终于“母凭子贵”,默多克很快抱着幼女宣布道:“我的所有孩子都有接替我的位置的机会,即使是格雷丝和克洛伊,她们尽管年龄很小,但她们和其他兄姐享有同样的承诺。”而在邓文迪生下第二个女儿后,默多克很快乐地宣布,这让他无限期地搁置了退位的打算,因为他和第三任妻子邓文迪组建的新家给他带来了无限活力。这样,邓文迪又轻易赢了第二回合。 尽管邓文迪在嫁与年长她近38岁的默多克为妻后,一直保持着贤妻良母的形象,极少在公众场合露面。但是,默多克长期以来一直钟情于有着巨大潜力的中国市场,邓文迪凭借流畅的中英双语交流能力和迷人的社交风采已在新闻集团上下给其带来了“默多克形象大使”和“亚洲外交官”的美誉。 与此同时,邓文迪不断对新闻集团在亚洲的运营和投资施加影响,使得亚洲成为了该公司增长最快也是最重要的市场。邓文迪还成功策划了一笔总值在3500至4500万美元的针对中国互联网的投资生意。此举得到了老默多克的大力支持和称赞,但却与拉赫兰的经营战略存在矛盾。 而安娜一直也毫不隐瞒自己对哪个孩子赢得默多克继承权的关心。在《家族企业》一书中,安娜列出了一系列可能导致默多克传媒帝国分崩离析的因素,其中就包括默多克临终前没有指明继承人从而导致家族成员的争斗的情况。 此次拉赫兰的辞职,以及默多克最终更改股权分配方案,为邓文迪“上位”甚至最终掌管传媒帝国创造了绝佳机会。还有人断言,邓文迪是此次新闻集团大变局幕后真正的“始作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