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木哀将

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后面三句。月出于东山之上后面五句。客有吹洞萧者后四句。哀吾生之须臾后面一句。

  • 问题补充:
  • 去百度呗,这个还是 苏轼写的 前赤壁赋吧。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于是饮酒乐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箫者,依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苏子愀然,正襟危坐而问客曰:“何为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此非曹孟德之诗乎?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乎?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侣鱼虾而友麋鹿。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主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客喜而笑,洗盏更酌。肴核既尽,杯盘狼藉。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 求《吉尔伽美什》中“喜乐将因哀病而佝偻,当汝返归尘土,吾将为汝披发,吾将披上狮皮漂泊旷野”详细章节出处

  • 问题补充:求《吉尔伽美什》中“喜乐将因哀病而佝偻,当汝返归尘土,吾将为汝披发,吾将披上狮皮漂泊旷野”的详细章节出处
  • 众神聆听着百姓的呻吟.天堂的众神一起向庇佑乌鲁克的神安努申诉道:'这不就是你创造的那头暴怒的,充满野性的公牛吗?''天下没有一个竞争者可以拿起武器和他敌对.''他的随从们时刻保持着警惕,随时留意着他的命令.''吉尔伽美什不会给父亲们留下他们的儿子.''日日夜夜的交替,他的傲慢和暴怒从不停息.''他就是乌鲁克的主人吗?他就是这些民众的君王吗?只是因为他强悍,杰出,塾智和聪慧.''吉尔伽美什不会给母亲们留下她们的女儿,就算是武士的女儿,或者年轻贵族的新娘.'于是诸神要求安努'创造一个和他相匹配的男子出来吧.让这个男子拥有和他一样狂野的心,让他们拥有相似的能力,这样子一定可以给乌鲁克带来和平'于是恩奇度诞生了,与英武雄壮,几乎是人类理想结晶不同的吉尔伽美仕是,他更接近自然之子的形象,史诗中的记载如下他从尼努尔塔那里汲取了力量.他浑身上下长满了毛,头发长的好像女人.跟尼沙巴一样.他不认识人,没有固定的家,一身苏母堪似的衣着.他和羚羊一样吃草.他同野兽挨肩擦背.一同聚集在池塘边饮水.他和畜生共处,看见水就眉开眼笑.恩奇度在野地里拆毁猎人的陷阱,被其力量所震惊,向吉尔伽美仕求助,吉尔伽美仕的解决方式……带上这个神妓和你一起.'当他和动物们在水塘喝水的时候.要神妓脱去身上的服饰,露出女人的魅力.当他看见她的时候,他就会被她吸引.这个时候他的野兽们就会将他遗弃,和他成为不同的世界.'这里要说明,神妓指的是神殿中神的妓女,其收入全部上缴神殿的………………神妓的职业在古代并非如今龌龊不堪,而是被当作一种通灵者,属于神职人员系统。文中描写的恩其都在有了和神妓的若干个销魂日夜之后,不仅被野兽所排斥,自己也逐渐丧失了和野兽交流,并如同野兽般生存的能力。也可以认为这些交流让他从原来认同的野兽到一个男人,由此区分出与他物不同;同时也因为人类性爱的水平超过了动物原始的本能繁殖的需求,成为一种生理和心理上的愉悦,这本身也和野兽有了本质的不同。参照当时人们对于性与生殖的崇拜(吉尔伽美仕的城市以爱欲女神伊什塔尔为主要崇拜对象,也说明了一个取向问题),这大概也算是一种启蒙式的教育吧…………虽然恩其都失去了自己野兽般的直觉和力量,但是他拥有了智慧,理解了更多广阔的东西。并且决定向吉尔伽美仕挑战…………吉尔伽美仕也感知到了什么,他做了个梦,空中的陨石都掉落在他的身旁。他尝试把它举起,然而它却有着能够与你抗衡的力量…………对此大惑不解的吉尔伽美仕向自己的母亲求助,他母亲的回答如下有一个和你相似的男人.一个正在寻找同伴的男人.他有着这片大陆最强悍的力量.他是最强壮的男人.他的力量甚至可以和伟大的神安努相抗衡那是个你会爱他就好像爱自己的妻子一样的男子.但是我要他和你竞争.那个是可以和你相抗衡的男子.也是个可以拯救你的朋友.他是这片大陆最强悍的人,他是最强壮的男子.他有着可以与伟大的神安努比拟的力量!'吉尔伽美什对自己的母亲说道:感谢全知的宁孙,最塾智的智者.你开解了我的梦.也许我需要一个朋友和可以指导我的人.您的解释帮助我从自己的梦中找到了他.其实从全部的史诗来看吉尔伽美仕和恩其都之间的关系的确如他母亲所说,与其说是好友不如说是恋人…………看来有人称呼他们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一对BL是在是很正确啊……………………然后就是两人的战斗…………双方打的势均力敌不分胜负,但是从未遭遇敌手的吉尔伽美仕对于恩其都的力量感到钦佩,于是主动认输,而恩其都也慑服于吉尔伽美仕的气概,决定成为他永远的奴隶,原本是作为敌对的双方成为了好友(还是恋人………………)接下来两人搭档完成了许多英雄事迹,在此过程中恩其都向吉尔伽美仕学习了知识,而吉尔伽美仕也开始了改变——暴虐放荡的一面渐渐收敛,主见、坚决和体恤成为主导因素。两人最伟大的功绩当然是处理了传说中守护神圣的杉树林的巨人芬巴巴(狂战士啊…………)这个芬巴巴神通广大,他的喊声就是暴风,他的嘴就是火焰,他的气息就是死亡,他还软禁了女神伊丝塔尔(圣战系普里的雷神MM……)在太阳神沙玛什的支持下两人苦战得胜(事实证明即使是B叔这种半神狂战士化了也不是吉尔伽美仕的对手…………猜测打法,恩其都在前面拖时间,吉尔伽美仕在后面摆POSE,时间到了恩其都先撤,吉尔伽美仕在后面放EA…………)战斗后吉尔伽美仕砍倒了神圣的杉树,救出了伊丝塔尔…………看上去完美的事情却让恩启都屡屡受到梦魇的困扰,不祥的阴影笼罩了他。这也是一切不幸的开始…………英武的吉尔伽美什得到了女神伊丝塔尔的青睐,女神要求他成为自己的又一任丈夫。但是由于对女神伊什塔尔知根知底(还是因为自己是BL…………),吉尔伽美仕不但拒绝的女神的要求,还把她从头到脚奚落了一番,把以前得到女神好感、成为女神之夫的神和人婚后的不幸全部揭露了出来——其中就包括有名的植物之神塔姆兹。女神恼羞成怒,在天神安努(安拉的雏形)面前撒娇,要求把神牛降临人间,给人类带来灾害,以惩罚吉尔伽美什的不敬。作为交换条件,伊丝塔尔预先储备好了七年歉收的草料和粮食。于是神牛降临了,在城中杀害了几百人,吉尔伽美仕和恩其都再次联手出击,击杀了神牛(UBW线吉尔伽美仕介绍天之锁说过:这是曾束缚天之公牛的锁链,由此参考战斗方式大概是先用天之锁锁了可怜的牛,然后一边高兴的叫着你打不到我一边把牛用王之宝藏刺成刺猬…………)天牛被杀,更激怒了伊丝塔尔,她在乌鲁克城楼上大骂吉尔伽美什。但英雄并不理睬她,他在幼发拉底河中洗完了手后凯旋而归,大开宴席。击杀神的使者,嘲笑女神,神祗发怒了。众神召开了会议,天神安努认为是吉尔伽美什砍倒了神圣的杉树,杀死了神牛——吉尔伽美什理所当然要接受惩罚而死去,但另一位大神、对人类一向持有成见的主神——大气之神恩利尔说可以让恩启都死去作为替代。只有沙玛什据理力争,但被恩利尔一句话直接驳了回去。于是恩启都一连做了三个不吉的恶梦,得了重病,一天天衰弱下去,终于死去。吉尔伽美仕悲痛欲绝。他爱他的朋友甚于世间任何人,他不能让他死去。于是他发誓,非把恩齐都救活不可。同时他不仅仅为朋友之死而悲痛,他想到了自己,想到了所有人类都逃不过这一天的到来。他感到困惑。他决然踏上了寻访人类始祖、逃过洪水大劫存活下来的唯一人类、后来成为永生者的乌特纳皮什提姆(巴比伦的挪亚)的漫漫旅程。他和妻子住在传说之岛迪尔蒙——在太阳升起的地方,死亡之海的那边。也许只有他才了悟永生的奥秘。他长途跋涉,一路披兽皮、食生肉;穿过通向太阳之路的马什山,神兽帕比尔萨格(蝎子的下身人的上身,参考木乃伊归来里岩石的造型)拦住了他,说没有人能够从那条路上回来。吉尔伽美什说:纵然会有悲伤和痛苦,纵然会有潮湿和干枯,纵然会有叹息和眼泪,我也要去。来,给我打开入山的门户!蝎人被他的气慨折服,让开了道路。通过无边的黑暗,他看到了太阳升起,来到了死亡之海滨。一个女店主劝告他:原来那种无忧无虑的放荡生活才是他的归宿,不要试图去了解生死之理,因为你无法了解。吉尔伽美什作了否定的回应。乌特纳皮什提姆的船夫不愿意给他摆渡,说死亡之海是凡人无法通过的。吉尔伽美什坚持要过,把船夫的守护神石像打得粉碎。船夫只好让他砍伐下一百多根木材做为船桨,在船通过死亡之海时船桨一根一根地被海水吞噬,在用完最后一根时终于望见了迪尔蒙岛的海岸线。吉尔伽美什用手把船划到岸边,疲惫地睡了过去。乌特纳皮什提姆接待了他,吉尔伽美什要求了解永生的奥秘。始祖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向吉尔伽美什反问道:难道我们能够营造永恒的住房?难道我们能够打上永恒的图章?难道兄弟之间会永远分离?难道人间的仇恨永不消弭?难道河流会泛滥不止?难道蜻蜓会在香蒲上飞翔一世?太阳的光辉不能永照他的脸,亘古以来便没有永恒的东西。酣睡者同死人一般无二,他们都是一副形象有何差异。神规定下人的生和死,但是却不让人预知死亡的日期。随后,他把当初众神以洪水灭世之后他有幸生存下来的故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也就是说,众神赐予避过洪水的他以永生之权,不过是一段历史,是偶然得到的,历史无法重演,于是人类也永远无法像他那样永生。只不过当初他是一个比较虔诚的祭司,一位神隔着墙壁把消息告诉了他,他才得以逃脱。可是,他又怎么知道洪水退去之后发起洪水的张本人——主神恩利尔会改弦更张,反而赐予他不死之身呢?终究还是不可预测的偶然。但是吉尔伽美什仍然没有死心。无奈的始祖乌特纳皮什提姆对他说:那么你这样罢,试一试能否克服睡眠。睡眠和死亡是亲兄弟,如果你能克服睡意,也许你也能克服死亡。可是强打精神的吉尔伽美什没有多久就因疲劳而沉沉睡去,且一睡就是七天七夜。乌特纳皮什提姆说,你看看你睡了多久。人是不能永生的,请回罢。看着他落寞的背影,乌特纳皮什提姆之妻萌生了同情之意,说:他那么远道而来,怎么能让他空手而回呢?(人类唯一的永生者居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妻管严…………)乌特纳皮什提姆只好叫住吉尔伽美什,让他潜到海水深处去取一种神草,一种让人返老还童、重获青春的草。吉尔伽美什立即潜入海底,得到了仙草,踏上了归途。他想把这种草分给乌鲁克的所有民生,让大家一起享受神之恩赐。途经一个丛林时,他再次因为疲劳而睡去,把神草放在脚边。可是这时候从泉眼中出来一条蛇,叼着神草就爬走了。醒来的吉尔伽美什追悔莫及,他沿路赶去,在泉眼旁只发现了蛇食神草后蜕下的一层皮。蛇获得了青春,每次濒临死亡时可以依靠蜕皮来永恒保有自己的青春,而人什么也没有得到。最初始祖的永生在偶然间得到,吉尔伽美什的追求也在偶然间,就这么悄然失去了。吉尔伽美什失魂落魄地回到乌鲁克,见庙便入,见神便拜,惟一的请求就是让恩齐都还生片刻,因为他还有许多话要对他说。神被他的虔诚感动了,就让恩齐都的灵魂复活了,两个好朋友终于又在一起畅谈。吉尔伽美什问:“死后是什么情况?”恩齐都说:“不能说。如果把我的所见所闻告诉你的话,你会吓昏过去的。吉尔伽美什坚持要听,恩齐都只好叙说起地狱的情况:我的身体……早已被害虫吃光,像一身陈旧的外衣。我的身体……早已为灰尘所蒙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