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第一回概括

水浒传第七十一回 忠义堂石碣受天文 梁山泊英雄排座次内容概括,白话500-600字,急用,谢了。500-600字,白话

  • 问题补充:
  • ●第七十一回 忠义堂上做醮七日,每日三朝,恳求上苍,拜求报应。石碣天书,替天行道,忠义双全;一百0八人排座次,对天盟誓。 宋江在菊花会上酒醉赋词,盼望招安。 武松、李逵大闹菊花会,反对招安,宋江欲斩李逵,众人劝阻,监之,宋江酒醒,悲念李逵,并说服武松、鲁智深,要去招安。 宋东要私去东京观灯。
  • 水浒传第八十一回八十二回概括详细点

  • 问题补充:
  • 第八十一回 燕青月夜遇道君 戴宗定计赚萧让诗曰:混沌初分气磅礴,人生禀性有愚浊。圣君贤相共裁成,文臣武士登台阁。忠良闻者尽欢忻,邪佞听时俱忿跃。历代相传至宋朝,罡星煞曜离天角。宣和年上乱纵横,梁山泊内如期约,百单八位尽英雄,乘时播乱居山东。替天行道存忠义,三度招安受帝封。二十四阵破辽国,大小诸将皆成功。清溪洞里擒方腊,雁行零落悲秋风。事业集成忠义传,用资谈柄江湖中。话说梁山泊好汉,水战三败高俅,尽被擒捉上山。宋公明不肯杀害,尽数放还。高尉许多人马回京,就带萧让、乐和前往京师听候招安一事。却留下参谋闻焕章在梁山泊里。那高俅在梁山泊时,亲口说道:“我回到朝廷,亲引萧让等面天子,便当力奏,亲自保举,火速差人就便前来招安。”因此上就叫乐和为伴,与萧让一同去了,不在话下。且说梁山泊众头目商议,宋江道:“我看高俅此去,未知真实。”吴用笑道:“我观此人生的蜂目蛇形,是个转面无恩之人。他折了许多军马,废了朝廷许多钱粮,回到京师,必然推病不出,朦胧奏过天子,权将军士歇息。萧让、乐和,软监在府里。若要等招安,空劳神力。”宋江道:“似此怎生奈何!招安犹可,又且陷了二人。”吴用道:“哥哥再选两个乖觉的人,多将金宝前去京师,探听消息,就行钻刺关节,斡运衷情,达知今上,令高太尉藏匿不的,此为上计。”燕青便起身说道:“旧年闹了东京,是小弟去李师师家入肩。不想这一场大闹,他家已自猜了八分。只有一件,他却是天子心爱的人,官家那里疑他。他自必然奏说,梁山泊知得陛下在此私行,故来惊吓。已是奏过了。如今小弟多把些金珠去那里入肩。枕头上关节最快,亦是容易。小弟可长可短,见机而作。”宋江道:“贤弟此去,须担干系。”戴宗便道:“小弟帮他去走一遭。”神机军师朱武道:“兄长昔日打华州时,尝与宿太尉有恩。此人是个好心的人。若得本官于天子前早晚题奏,亦是顺事。”宋江想起九天玄女之言:“遇宿重重喜”,莫非正应着此人身上。便请闻参谋来堂上同坐。宋江道:“相公曾认得太尉宿元景么?”闻焕章道:“他是在下同窗朋友。如今和圣上寸步不离。此人极是仁慈宽厚,待人接物,一团和气。”;宋江道:“实不瞒相公说。我等疑高太尉回京,必然不奏招安一节。宿太尉旧日在华州降香,曾与宋江有一面之识。今要使人去他那里打个关节,求他添力,早晚于天子处题奏,共成此事。”闻参谋答道:“将军既然如此,在下当修尺书奉去。”宋江大喜,随即教取纸笔来。一面焚起好香,取出玄女课,望空祈祷,卜得个上上大吉之兆。随即置酒与戴宗、燕青送行。收拾金珠细软之物两大笼子,书信随身藏了,仍带了开封府印信公文。两个扮作公人,辞了头领下山。渡过金沙滩,望东京进发。戴宗托着雨伞,背着个包裹,燕青把水火棍挑着笼子,拽札起皂衫,腰系着缠袋,脚下都是腿绷护膝,八搭麻鞋。于路上离不得饥餐渴饮,夜住晓行。不则一日,来到东京,不由顺路入城,却转过万寿门来。两个到得城门边。把门军当住。燕青放下笼子,打着乡谈说道:“你做什么当我?”军汉道:“殿帅府有钧旨:梁山泊诸色人等,恐有夹带入城。因此着仰各门,但有外乡客人出入,好生盘诘。”燕青笑道:“你便是了事的公人,将着自家人,只管盘问。俺两个从小在开封府勾当,这门下不知出入了几万遭,你颠倒只管盘问。梁山泊人,眼睁睁的都放他过去了。”便向身边取出假公文,劈脸丢将去道:“你看这是开封府公文不是?”那监门官听得,喝道:“既是开封府公文,只管问他怎地!放他入去。”燕青一把抓了公文,揣在怀里,挑起笼子便走。戴宗也冷笑了一声。两个迳奔开封府前来,寻个客店安歇了。有诗为证:两挑行李奔东京,画夜兼行不住程。盘诘徒劳费心力,禁门安识伪批情。次日,燕青换领布衫穿了,将搭膊系了腰,换顶头巾歪带着,只装做小闲模样。笼内取了一帕子金珠,分付戴宗道:“哥哥,小弟今日去李师师家干事。倘有些撅撒,哥哥自快回去。”分付戴宗了当,一直取路,迳投李师师家来。到的门前看时,依旧曲槛雕栏,绿窗朱户,比先时又修的好。燕青便揭起斑竹帘子,便从侧首边转将入来。早闻的异香馥郁。入到客位前,见周回吊挂名贤书画。阶檐下放着三二十盆怪石苍松。坐榻尽是雕花香楠木小床,坐褥尽铺锦绣。燕青微微地咳嗽一声。娅环出来见了,便传报李妈妈出来。看见是燕青,吃了一惊,便道:“你如何又来此间?”燕青道:“请出娘子来,小人自有话说。”李妈妈道:“你前番连累我家坏了房子,你有话便说。”燕青道:“须是娘子出来,方才说的。”李师师在窗子后听了多时,转将出来。燕青看时,别是一般风韵。但见容貌似海棠滋晓露,腰肢如杨柳袅东风。浑如阆苑琼姬,绝胜桂宫仙姊。有诗为证:芳蓉丽质更妖娆,秋水精神瑞雪标。凤眼半弯藏琥珀,朱唇一颗点樱桃。露来玉指纤纤软,行处金莲步步娇。白玉生香花解语,千金良夜实难消。当下李师师轻移莲步,款蹙湘裙,走到客位里面。燕青起身,把那帕子放在桌上,先拜了李妈妈四拜,后拜李行首两拜。李师师谦让道:“免礼。俺年纪幼小,难以受拜。”燕青拜罢,起身道:“前者惊恐,小人等安身无处。”李师师道:“你休瞒我!你当初说道是张闲,那两个是山东客人。临期闹了一场。不是我巧言奏过官家,别的人时,却不满门遭祸。他留下词中两句,道是:‘六六雁行连八九,只等金鸡消息。’我那时便自疑惑。正待要问,谁想驾到。后又闹了这场,不曾问的。今喜你来,且释我心中之疑。你不要隐瞒,实对我说知。若不明言,决无干休。”燕青道:“小人实诉衷曲,花魁娘子休要吃惊。前番来的那个黑矮身材,为头坐的,正是呼保议宋江。第二位坐的,白俊面皮,三牙髭须,那个便是柴世宗嫡派子孙,小旋风柴进。这公人打扮,立在面前的,便是神行太保戴宗。门首和杨太尉厮打的,正是黑旋风李逵。小人是北京大名府人氏,人都唤小人做浪子燕青。当初俺哥哥来东京求见娘子,教小人诈作张闲,来宅上入肩。俺哥哥要见尊颜,非图买笑迎欢。只是久闻娘子遭际今上,以此亲自特来告诉衷曲。指望将替天行道,保国安民之心,上达天听,早得招安,免致生灵受苦。若蒙如此,则娘子是梁山泊数万人之恩主也。如今被奸臣当道,谗佞专权,闭塞贤路,下情不能上达。因此上来寻这条门路。不想惊吓娘子。今俺哥哥无可拜送,只有些少微物在此,万望笑留。”燕青便打开帕子,摊在桌上,都是金珠宝贝器皿。那虔婆爱的是财,一见便喜。忙叫奶子收拾过了,便请燕青,教进里面小阁儿内坐地,安排好细食茶果,殷勤相待。原来李师师家,皇帝不时间来,因此上公子王孙,富豪子弟,谁敢来他家讨茶吃。且说当时铺下盘馔酒果木,李师师亲自相待。燕青道:“小人是个该死的人,如何敢对花魁娘子坐地?”李师师道:“休恁地说!你这一般义士,久闻大名。只是奈缘中间无有好人与你们众位作成,因此上屈沉水泊。”燕青道:“前番陈太尉来招安,诏书上并并无抚恤的言语,更兼抵换了御酒。第二番领诏招安,正是诏上要紧字样,故意读破句读:‘除宋江,卢俊义等大小人众所犯过恶,并与赦免。’因此上又不曾归顺。童枢密引将军来,只两阵杀的片甲不归。次后高太尉役天下民夫,造舡征进。只三阵,人马折其太半。高太尉被俺哥哥活捉上山。不肯杀害,重重管待,送回京师,生擒人数,尽都放还。他在梁山泊说了大誓,如回到朝廷,奏过天子,便来招安。因此带了梁山泊两个人来。一个是秀才萧让,一个是能唱乐和。眼见的把这二人藏在家里,不肯令他出来。损兵折将,必然瞒着天子。”李师师道:“他这等破耗钱粮,损折兵将,如何敢奏!这话我尽知了。且饮数杯,别你商议。”燕青道:“小人天性不能饮酒。”李师师道:“路远风霜,到此开怀,也饮几杯,再作计较。”燕青被央不过,一杯两盏,只得陪侍。原来这李师师是个风尘妓女,水性的人。见了燕青这表人物,能言快说,口舌利便,倒有心看上他。酒席之间,用些话来嘲惹他。数杯酒后,一言半语,便来撩拨。燕青是个百伶百俐的人,如何不省得。他却是好汉胸襟,怕误了哥哥大事,那里敢来承惹。李师师道:“久闻的哥哥诸般乐艺,酒边闲听,愿闻也好。”燕青答道:“小人颇学的些本事,怎敢在娘子根前卖弄过?”李师师道:“我便先吹一曲,教哥哥听。”便唤娅环取箫来。锦袋内掣出那管凤箫,李师师接来,口中轻轻吹动。端的是穿云裂石之声。有诗为证:俊俏烟花太有情,玉箫吹出凤皇声。燕青亦自心伶俐,一曲穿云裂太清。燕青听了,喝采不已。李师师吹了一曲,递过箫来,与燕青道:“哥哥也吹一曲与我听则个。”燕青却要那婆娘欢喜,只的把出本事来,接过箫,便呜呜咽咽也吹一曲。李师师听了,不住声喝采,说道:“哥哥原来恁地吹的好箫!”李师师取过阮来,拨个小小的曲儿,教燕青听。果然是玉佩齐鸣,黄莺对啭,余韵悠扬。燕青拜谢道:“小人也唱个曲儿伏侍娘子。”顿开喉咽便唱。端的是声清韵美,字正腔真。唱罢,又拜。李师师执盏擎杯,亲与燕青回酒,谢唱曲儿,口儿里悠悠放出些妖娆声嗽,来惹燕青。紧紧的低了头,唯诺而已。数杯之后,李师师笑道:“闻知哥哥好身文绣,愿求一观如何?”燕青笑道:“小人贱体虽有些花绣,怎敢在娘子根前揎衣裸体!”李师师说道:“锦体社家子弟,那里去问揎衣裸体。”三回五次,定要讨看。燕青只的脱膊下来。李师师看了,十分大喜。把尖尖玉手,便摸他身上。燕青慌忙穿了衣裳。李师师再与燕青把盏,又把言事来调他。燕青恐怕他动手动脚,难以回避。心生一计,便动问道:“娘子今年贵庚多少?”李师师答道:“师师今年二十有七。”燕青说道:“小人今年二十有五。却小两年。娘子既然错爱,愿拜为姐姐。”燕青便起身,推金山,倒玉柱,拜了八拜。那八拜,是拜住那妇人一点邪心,中间里好干大事。若是第二个在酒色之中的,也坏了大事。因此上单显燕青心如铁石,端的是好男子!当时燕青又请李妈妈来,也拜了,拜做乾娘。燕青辞回。李师师道:“小哥只在我家下,休去店中歇。”燕青道:“既蒙错爱,小人回店中取了些东西便来。”李师师道:“休教我这里专望。”燕青道:“店中离此间不远,少刻便到。”燕青暂别了李师师,迳到客店中,把上件事和戴宗说了。戴宗道:“如此最好。只恐兄弟心猿意马,拴缚不定。”燕青道:“大丈夫处世,若为酒色而忘其本,此与禽兽何异!燕青但有此心,死于万剑之下。”戴宗笑道:“你我都是好汉,何必说誓。”燕青道:“如何不说誓!兄长必然生疑。”戴宗道:“你当速去,善觑方便,早干了事便回,休教我久等。宿太尉的书,也等你来下。”燕青收拾一包零碎金珠细软之物,再回李师师家。将一半送与李妈,将一半散与全家大小,无一个不欢喜。便向客位侧边,收拾一间房,教燕青安歇。合家大小,都叫叔叔。也是缘法辏巧。至夜,却好有人来报:“天子今晚到来。”燕青听的,便去拜告李师师道:“姐姐做个方便。今夜教小弟得见圣颜,告的纸御笔赦书,赦了小一罪犯,出自姐姐之德。”李师师道:“今晚教你见天子一面。你却把些本事动达天颜,赦书何愁没有。”看看天晚,月色朦胧,花香馥郁,兰麝芬芳。只见道君皇帝引着一个小黄门,扮做白衣秀士,从地道中迳到李师师家后门来。到的阁子里坐下,便教前后关闭了门户,明晃晃点起灯烛荧煌。李师师冠梳插带,整肃衣裳,前来接驾。拜舞起居寒温已了,天子命:“去其整装衣服,相待寡人。”李师师承旨,去其服色,迎驾入房。家间已准备下诸般细果,异品肴馔,摆在面前。李师师举杯上劝天子。天子大喜,叫:“爱卿近前,一处坐地。”李师师见天子龙颜大喜,向前奏道:“贱人有个姑舅兄弟,从小流落外,今日才归。要见圣上,未敢擅便。乞取我王圣监。”天子道:“既然是你兄弟,但宣将来见寡人,有何妨。”奶子遂唤燕青直到房内,面见天子。燕青纳头便拜。官家看了燕青一表人物,先自大喜。李师师叫燕青吹箫,伏侍圣上饮酒。少刻,又拨一回阮,然后叫燕青唱曲。燕青再拜奏道:“所记无非是淫词艳曲,如何敢伏侍圣上!”官家道:“寡人私行妓馆,其意正要听艳曲消闷。卿当勿疑。”燕青借过象板,再拜罢圣上,对李师师道:“音韵差错,望姐姐见教。”燕青顿开喉咽,手擎象板,唱渔家傲一曲。道是:一别家山音信杳,百种相思,肠断何时了!燕子不来花又老,一春瘦的腰儿小。薄幸郎君何日到?想自当初莫要相逢好!着我好梦欲成还又觉,绿窗但觉莺声晓。燕青唱罢,真乃是新莺乍啭,清韵悠扬。天子甚喜。命教再唱。燕青拜倒在地奏道:“臣有一只减字木兰花,上达圣听。”天子道:“好,寡人愿闻。”燕青拜罢,遂唱减字木兰花一曲。道是:听哀告,听哀告,贱躯流落谁知道,谁知道!极天罔地,罪恶难分颠倒!有人提出火坑中,肝胆常存忠孝,常存忠孝!有朝须把大恩人报。”燕青唱罢,天子失惊。便问:“卿何故有此曲?”燕青大哭,拜在地下。天子转疑,便道:“卿且诉胸中之事,寡人与卿理会。”燕青奏道:“臣有迷天之罪,不敢上奏。”天子曰:“赦卿无罪,但奏不妨。”燕青奏道:“臣自幼飘泊江湖,流落山东,跟随客商,路经梁山泊过,致被劫掳上山,一住三年。今日方得脱身逃命,走回京师。虽然见的姐姐,则是不敢上街行走。倘或有人认得,通与做公的,此时如可分说?”李师师便奏道:“我兄弟心中,只有此苦,望陛下做主则个!”天子笑道:“此事至容易!你是李行首兄弟,谁敢拿你!”燕青以目送情与李师师。李师师撒娇撒痴,奏天子道:“我只要陛下亲书一道赦书,赦免我兄弟,他才放心。”天子云:“又无御宝在此,如何写的?”李师师又奏道:“陛下亲书御笔,便强似玉宝天符,救济兄弟做的护身符时,也是贱人遭际圣时。”天子被逼不过,只得命取纸笔。奶子随即捧过文房四宝。燕青磨的墨浓,李师师递过紫毫象管。天子拂开花笺黄纸,横内大书一行。临写,又问燕青道:“寡人忘卿姓氏。”燕青道:“男女唤做燕青。”天子便写御书道云:“神霄玉府真主宣和羽士虚靖道君皇帝,特赦燕青本身一应无罪,诸司不许拿问。”下面押个御书花字。燕青再拜,叩头受命。李师师执盏擎杯谢恩。天子便问:“汝在梁山泊,必知那里备细。”燕青奏道:“宋江这夥,旗上大书‘替天行道’,堂设‘忠义’为名,不敢侵占州府,不肯扰害良民,单杀赃官污吏,谗佞之人。只是早望招安,愿与国家出力。”天子乃曰:“寡人前者两番降诏,遣人招安,如何抗拒,不伏归降?燕青奏道:“头一番招安诏书上,并无抚恤招谕之言,更兼抵换了御酒,尽是村醪,以此变了事情。第二番招安,故把诏书读破句读,要除宋江,暗藏弊幸。因此又变了事情。童枢密引军到来,只两阵杀的片甲不回。高太尉提督军马,又役天下民夫,修造战舡征进。不曾得梁山泊一根折箭。只三阵,杀的手脚无措,军马折其二停。自己亦被活捉上山。许了招安,方才放回。又带了山上二人在此,却留下闻参谋在彼质当。”天子听罢,便叹道:“寡人怎知此事!童贯回京时奏说:军士不伏暑热,暂且收兵罢战。高俅回军奏道:病患不能征进,权且罢战回京。”李师师奏说:“陛下虽然圣明,身居九重,却被奸臣闭塞贤路,如之奈何?”天子嗟叹不已。约有更深,燕青拿了赦书,叩头安置,自去歇息。天子与李师师上床同寝,共乐绸缪。有诗为证:清夜宫车暗出游,青楼深处乐绸缪。当筵诱得龙章字,逆罪滔天一笔勾。当夜五更,自有内侍黄门接将去了。燕青起来,推道清早干事,迳来客店里,把说过的话,对戴宗一一说知。戴宗道:“既然如此,多是幸事。我两个去下宿太尉的书。”燕青道:“饭罢便去。”两个吃了些早饭,打挟了一笼子金珠细软之物,拿了书信,迳投宿太尉府中来。街坊上借问人时,说:“太尉在内里未归。”燕青道:“这早晚正是退朝时分,如何未归?”街坊人道:“宿太尉是今上心爱的近侍官员,早晚与天子寸步不离。归早归晚,难以指定。”正说之间,有人报道:“这不是太尉来也?”燕青大喜,便对戴宗道:“哥哥,你只在此衙门前伺候,我自去见太尉去。”燕青近前,看见一簇锦衣花帽从人,捧着轿子。燕青就当街跪下,便道:“小人有书札上呈太尉。”宿太尉见了,叫道:“跟将进来。”燕青随到厅前。太尉下了轿子,便投侧首书院里坐下。太尉叫燕青入来,便问道:“你是那里来的干人?”燕青道:“小人从山东来。今有闻参谋书札上呈。”太尉道:“那个闻参谋?”燕青便向怀中取出书呈递上去。宿太尉看了封皮,说道:“我道是那个闻参谋,原来是我幼年间同窗的闻焕章。”遂拆开书来看时,写道:“侍生闻焕章沐手百拜奉书太尉恩想钧座前:贱子自髫年时出入门墙,已三十载矣。昨蒙高殿帅唤至军前,参谋大事。奈缘劝谏不从,忠言不听,三番败绩,言之甚羞。高太尉与贱子一同被掳,陷于缧绁。义士宋公明,宽裕仁慈,不忍加害。则今高殿帅带领梁山萧让、乐和赴京,欲请招安。留贱子在此质当。万望恩想不惜齿牙,早晚于天子前题奏,早降招安之典,俾令义士宋公明等早得释罪获恩,建功立业。非特国家之幸甚,实天下之幸甚也!立功名于万古,见义勇于千年。救取贱子,实领再生之赐。拂楮拳拳,幸垂昭察,不胜感激之至!宣和四年春正月 日,闻焕章再拜奉上”宿太尉看了书大惊,便问道:“你是谁?”燕青答道:“男女是梁山泊浪子燕青。”随即出来,取了笼子,迳到书院里。燕青禀道:“太尉在华州降香时,多曾伏侍太尉来。恩想缘何忘了?宋江哥哥有些微物相送,聊表我哥哥寸心。每日占卜课内,只着求太尉提拔救济。宋江等满眼只望太尉来招安。若得恩想早晚于天子前题奏此事,则梁山泊十万人之众,皆感大恩!哥哥责着限次,男女便回。”燕青拜辞了,便出府来。宿太尉使人收了金珠宝物,已有在心。且说燕青便和戴宗回店中商议:“这两件事都有些次第。只是萧让、乐和在高太尉府中,怎生得出?”戴宗道:“我和你依旧扮作公人,去高太尉府前伺候。等他府里有人出来,把些金银贿赂与他,赚得一个厮见。通了消息,便有商量。”当时两个换了结束,带将金银,迳投太平桥来。在衙门前窥望了一回。只见府里一个年纪小的虞候,摇摆将出来。燕青便向前与他施礼。那虞候道:“你是甚人?”燕青道:“请干办到茶肆中说话。”两个到阁子内,与戴宗相见了。同坐吃茶。燕青道:“实不瞒干办说。前者太尉从梁山泊带来那两个人,一个跟的叫做乐和,与我这哥哥是亲眷,欲要见他一见。因此上相央干办。”虞候道:“你两个且休说!节堂深处的勾当,谁理会的!”戴宗便向袖内取出一锭大银,放在桌子上,对虞候道:“足下只引的乐和出来相见一面,不要出衙门,便送这锭银子与足下。”那人见了财物,一时利动人心,便道:“端的有这两个人在里面。太尉钧旨,只教养在后花园里宿歇。我与你唤他出来,说了话,你休失信,把银子与我。”戴宗道:“这个自然。”那人便起身分付道:“你两个只在此茶坊里等我。”那人急急入府去了。未否如何?有诗为证:虞候衙中走出来,便将金帛向前排。燕青当下通消息,准拟更深有列划。戴宗、燕青两个在茶坊中等不到半个时辰,只见那小虞候慌慌出来说道:“先把银子来。乐和已叫出在耳房里了。”戴宗与燕青附耳低言:“如此,如此。”就把银子与他。虞候得了银子,便引燕青耳房里来见乐和。那虞候道:“你两个快说了话便去。”燕青便与乐和道:“我同戴宗在这里,定计赚你两个出去。”乐和道:“直把我们两个养在后花园中,墙垣又高,无计可出。折花梯子,尽都藏过了。如何能勾出来?燕青道:“靠墙有树么?”乐和道:“傍墙一遭,都是大柳树。”燕青道:“今夜晚间,只听咳嗽为号,我在外面,漾过两条索去。你就相近的柳树上,把索子绞缚了。我两个在墙外各把一条索子扯住。你两个就从索上盘将出来。四更为期,不可失误。”那虞候便道:“你两个只管说甚的。快去罢。”乐和自入去了。暗暗通报了萧让。燕青急急去与戴宗说知。当日,至夜伺候着。且说燕青、戴宗两个,就街上买了两条粗索,藏在身边。先去高太尉府后看了落脚处。原来离府后是条河,河边却有两只空船缆着,离岸不远。两个便就空船里伏了。看看听的更鼓已打四更,两个便上岸来,绕着墙后咳嗽。只听的墙里应声咳嗽。两边都已会意。燕青便把索来漾将过去。约莫里面拴系牢了,两个在外面对绞定,紧紧地拽住索头。只见乐和先盘出来,随后便是萧让。两个都溜将下来,却把索子丢入墙内去了。四人再来空船内,伏到天色将晓,却去敲开客店门。房中取了行李,就店中打火,做了早饭吃,算了房宿钱。四个来到城门外,等门开时,一涌出来,望梁山泊回报消息。不是这四个回来,有分教:宿太尉单奏此事,宋公明全受招安。正是:中贵躬亲颁凤诏,英雄朝贺在丹墀。毕竟太尉怎生奏请圣旨,前去如安?且听下回分解。
  • 宋江是水浒传的主人公之一,为什么不第一回写宋江,二道十八回才

  • 问题补充:宋江是水浒传的主人公之一,为什么不第一回写宋江,二道十八回才写宋江
  • 个人觉得宋江是个承上启下的人物,正因为他的出现,才将108好汉一一聚齐,才有了替天行道的水泊梁山文化。
  • 水浒传每回的内容概括一百字左右,要那种一百二十回的,跪求大虾解决!!!!!!!!

  • 问题补充:水浒传每回的内容概括一百字左右,要那种一百二十回的,跪求大虾解决!!!!!!!!
  • 120回版 ? 楔子 张天师祈禳瘟疫洪太尉误走妖魔 ? 第01回 王教头私走延安府九纹龙大闹史家村 ? 第02回 史大郎夜走华阴县鲁提辖拳打镇关西 第03回 赵员外重修文殊院鲁智深大闹五台山 第04回 小霸王醉入销金帐 花和尚大闹桃花村 第05回 九纹龙剪径赤松林 鲁智深火烧瓦罐寺 第06回 花和尚倒拔垂杨柳豹子头误入白虎堂 第07回 林教头刺配沧州道 鲁智深大闹野猪林 第08回 柴进门招天下客 林冲棒打洪教头 第09回 林教头风雪山神庙 陆虞候火烧草料场 第10回 朱贵水亭施号箭 林冲雪夜上梁山 第11回 梁山泊林冲落草 汴京城杨志卖刀 第12回 急先锋东郭争功 青面兽北京斗武 第13回 赤发鬼醉卧灵官殿 晁天王认义东溪村 第14回 吴学究说三阮撞筹公孙胜应七星聚义 第15回 杨志押送金银担 吴用智取生辰纲 第16回 花和尚单打二龙山 青面兽双夺宝珠寺 第17回 美髯公智稳插翅虎 宋公明义释晁天王 第18回 林冲水寨大并火 晁盖梁山小夺泊 第19回 梁山泊义士尊晁盖 郓城县月夜走刘唐 第20回 虔婆醉打唐牛儿 宋江怒杀阎婆惜 第21回 阎婆大闹郓城县 朱仝义释宋公明 第22回 横海郡柴进留宾 景阳冈武松打虎 第23回 王婆贪贿说风情 郓哥不忿闹茶肆 第24回 王婆计啜西门庆 淫妇药鸩武大郎 第25回 偷骨殖何九送丧 供人头武二设祭 第26回 母夜叉孟州道卖人肉 武都头十字坡遇张青 第27回 武松威震安平寨 施恩义夺快活林 第28回 施恩重霸孟州道 武松醉打蒋门神 第29回 施恩三入死囚牢 武松大闹飞云浦 第30回 张都监血溅鸳鸯楼 武行者夜走蜈蚣岭 第31回 武行者醉打孔亮锦毛虎义释宋江 第32回 宋江夜看小鳌山 花荣大闹清风寨 第33回 镇三山大闹青州道 霹雳火夜走瓦砾场 第34回 石将军村店寄书 小李广梁山射雁 第35回 梁山泊吴用举戴宗 揭阳岭宋江逢李俊 第36回 没遮拦追赶及时雨 船火儿夜闹浔阳江 第37回 及时雨会神行太保 黑旋风展浪里白条 第38回 浔阳楼宋江吟反诗 梁山泊戴宗传假信 第39回 梁山泊好汉劫法场 白龙庙英雄小聚义 第40回 宋江智取无为军 张顺活捉黄文炳 第41回 还道村受三卷天书 宋公明遇九天玄女 第42回 假李逵剪径劫单身 黑旋风沂岭杀四虎 第43回 锦豹子小径逢戴宗 病关索长街遇石秀 第44回 杨雄醉骂潘巧云 石秀智杀裴如海 第45回 病关索大翠屏山 拚命三火烧祝家店 第46回 扑天雕两修生死书 宋公明一打祝家庄 第47回 一丈青单捉王矮虎 宋公明二打祝家庄 第48回 解珍解宝双越狱 孙立孙新大劫牢 第49回 吴学究双掌连环计 宋公明三打祝家庄 第50回 插翅虎枷打白秀英 美髯公误失小衙内 第51回 李逵打死殷天赐 柴进失陷高唐州 第52回 戴宗二取公孙胜 李逵独劈罗真人 第53回 入云龙斗法破高廉 黑旋风下井救柴进 第54回 高太尉大兴三路兵 呼延灼摆布连环马 第55回 吴用使时迁偷甲 汤隆赚徐宁上山 第56回 徐宁教使钩镰枪 宋江大破连环马 第57回 三山聚义打青州 众虎同心归水泊 第58回 吴用赚金铃吊挂 宋江闹西岳华山 第59回 公孙胜芒砀山降魔 晁天王曾头市中箭 第60回 吴用智赚玉麒麟 张顺夜闹金沙渡 第61回 放冷箭燕青救主 劫法场石秀跳楼 第62回 宋江兵打大名城 关胜议取梁山泊 第63回 呼延灼月夜赚关胜 宋公明雪天擒索超 第64回 托塔天王梦中显圣 浪里白条水上报冤 第65回 时迁火烧翠云楼 吴用智取大名府 第66回 宋江赏马步三军 关胜降水火二将 第67回 宋公明夜打曾头市 卢俊义活捉史文恭 第68回 东平府误陷九纹龙 宋公明义释双枪将 第69回 没羽箭飞石打英雄 宋公明弃粮擒壮士 第70回 忠义堂石碣受天文 梁山泊英雄惊恶梦 第71回 梁山泊英雄排座次 宋公明慷慨话夙愿 第72回 柴进簪花入禁院 李逵元夜闹东京 第73回 黑旋风乔捉鬼 梁山泊双献头 第74回 燕青智扑擎天柱 李逵寿张乔坐衙 第75回 活阎罗倒船偷御酒 黑旋风扯诏骂钦差 第76回 吴加亮布四斗五方旗 宋公明排九宫八卦阵 第77回 梁山泊十面埋伏 宋公明两赢童贯 第78回 十节度议取梁山泊 宋公明一败高太尉 第79回 刘唐放火烧战船 宋江二败高太尉 第80回 张顺凿漏海鳅船 宋江三败高太尉 第81回 燕青月夜遇道君 戴宗定计出乐和 第82回 梁山泊分金大买市 宋公明全伙受招安 第83回 宋公明奉诏破大辽 陈桥驿滴泪斩小卒 第84回 宋公明兵打蓟州城 卢俊义大战玉田县 第85回 宋公明夜度益津关 吴学究智取文安县 第86回 宋公明大战独鹿山 卢俊义兵陷青石峪 第87回 宋公明大战幽州 呼延灼力擒番将 第88回 颜统军阵列混天象 宋公明梦授玄女法 第89回 宋公明破阵成功 宿太尉颁恩降诏 第90回 五台山宋江参禅 双林镇燕青遇故 第91回 宋公明兵渡黄河 卢俊义赚城黑夜 第92回 振军威小李广神箭 打盖郡智多星密筹 第93回 李逵梦闹天池 宋江兵分两路 第94回 关胜义降三将 李逵莽陷众人 第95回 宋公明忠感后土 乔道清术败宋兵 第96回 幻魔君术窘五龙山 入云龙兵围百谷岭 第97回 陈瓘谏官升安抚 琼英处女做先锋 第98回 张清缘配琼英 吴用计鸩邬梨 第99回 花和尚解脱缘缠井 混江龙水灌太原城 第100回 张清琼英双建功 陈瓘宋江同奏捷 第101回 谋坟地阴险产逆 蹈春阳妖艳生奸 第102回 王庆因奸吃官司 龚端被打师军犯 第103回 张管营因妾弟丧身 范节级为表兄医脸 第104回 段家庄重招新女婿 房山寨双并旧强人 第105回 宋公明避暑疗军兵 乔道清回风烧贼寇 第106回 书生谈笑却强敌 水军汩没破坚城 第107回 宋江大胜纪山军 朱武打破六花阵 第108回 乔道清兴雾取城 小旋风藏炮击贼 第109回 王庆渡江被捉 宋江剿寇成功 第110回 燕青秋林渡射雁 宋江东京城献俘 第111回 张顺夜伏金山寺 宋江智取润州城 第112回 卢俊义分兵宣州道 宋公明大战毗陵郡 第113回 混江龙太湖小结义 宋公明苏州大会垓 第114回 宁海军宋江吊孝 涌金门张顺归神 第115回 张顺魂捉方天定 宋江智取宁海军 第116回 卢俊义分兵歙州道 宋公明大战乌龙岭 第117回 睦州城箭射邓元觉乌龙岭神助宋公明 第118回 卢俊义大战昱岭关 宋公明智取清溪洞 第119回 鲁智深浙江坐化 宋公明衣锦还乡 第120回 宋公明神聚蓼儿洼 徽宗帝梦游梁山泊 如果你不喜欢看《水浒传》这么厚的一本书,你可以看电视剧或梗概。以前考试的时候名著阅读关于水浒传的我一分都没扣。
  • 水浒传第98回卢俊义大战岭关 宋公明智取清溪洞概括

  • 问题补充:水浒传第98回卢俊义大战岭关 宋公明智取清溪洞概括
  • 水浒传第98回 卢俊义大战昱岭关 宋公明智取清溪洞 内容简介:关胜占了乌龙岭,卢俊义取下昱岭关。李俊、二阮、二童假意投降献粮取得方腊信任,里应外合,攻占了清溪县,方腊逃至邦源洞。
  • 水浒传第六回概括白话

  • 问题补充:200字要白话,在线等。
  • ●第六回 九纹龙剪径赤松林 鲁智深火烧瓦罐寺 鲁智深在瓦罐寺上了假扮道士和尚,实则捣毁寺院,养女吃酒的崔道成和丘小乙的当,二次复回,被二贼击败,到赤松林,遇到剪径的史进,二人回到寺院,打死崔、丘二贼,烧了瓦罐寺。鲁、史二人分别后,鲁智深投大相国寺管菜园,却被一帮泼皮包围。
  • 水浒传第四十五回概括500字

  • 问题补充:水浒传第四十五回概括500字
  • ●第四十五回 杨雄醉骂潘巧云 石秀智杀裴如海 石秀要辞别出,潘公挽留。杨雄在外事忙,石秀替他料理。报恩寺和尚裴如海勾搭潘巧云,两个处处眉来眼去,以目送情。之后两人偷情将近一月有余。石秀发现后忍不住告诉了杨雄。杨雄正发火,被知府唤去,喝的大醉而归,大骂潘巧云。潘巧云诬陷石秀调戏她,杨雄怀疑石秀,石秀相辞而去,住在客店,非要让杨雄清楚此事。五更捉住帮二人把风的胡道人,问明底里,杀了胡道,之后又扮做胡道杀了裴如海。自去客店睡觉。卖糕粥的王公被尸体绊一交,被众邻舍认作杀人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