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名篇_励志古文名篇-科科网络古文名篇

楚辞中的名篇??

问题补充:离骚除外,谢谢~
●九歌.湘夫人 、天问 、山鬼 等等
●要说名篇当属《离骚》,,但真正确定楚辞永恒地位的还有《天问》,天问才是屈子内心郁结不得安的最高产物,同时结合分裂的人格的突显和宇宙大寂寞的申求,实在是无以比肩,可惜我们一直没有人可以接上这种气魄,所以就被搁置了,被搁置在我们的渺小和屈子伟大的巨大落差里了

古文 3

问题补充:什么是词类多用?陈太丘与友期里面有哪些词类多用?
●词类活用就是词在特定的语言环境中改变了它的一般词性,临时作其它词性。“陈太丘与友期”中的“期”就可以看作是名词活用为动词,解释为“约定”。
●除了期,还有门外戏"的门是名词做状语,在门外友人惭"的惭是形容词做动词,惭愧

古文何字译为责任

问题补充:古文何字译为责任,担当
●1、敢于任事的“任事”,就是承担责任的意思;2、另外,铁肩担道义,古人常引“肩”为担当之意;魏晋南北朝起,许多人起名字,都用“肩吾”二字,如庾肩吾、施肩吾等;3、还有兼济天下的“济”字,泽被苍生的“泽”字用作动词,也有担当责任的意思;4、“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责,这个不用细讲。
●何字在古文中没有这种用法。你举例看看
●好像就是“责”。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对责任的理解通常可以分为两个意义。一是指分内应做的事,如职责、尽责任、岗位责任等。二是指没有做好自己工作,而应承担的不利后果或强制性义务。责任在古文中亦为责任,亦作责。宋 司马光《谏西征疏》:“所愧者圣恩深厚,责任至重。” 清顾炎武《日知录·正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据刘洁修考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句话认为按照语言发展运用的实际,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语意本于顾炎武,而八字成文的语型则出自梁启超。

拜请翻译古文一段

问题补充:春王正月,公何以不言即位?《春秋》君弑子不言即位。君弑则子何以不言即位?隐之也。孰隐?隐子也。
  三月,夫人孙于齐。孙者何?孙犹孙也。内讳奔谓之孙。夫人固在齐矣,其言孙于齐何?念母也。正月以存君,念母以首事。夫人何以不称姜氏?贬。曷为贬?与弑公也。其与弑公奈何?夫人谮公于齐侯,公曰:“同非吾子,齐侯之子也。”齐侯怒,与之饮酒。于其出焉,使公子彭生送之。于其乘焉,胁干而杀之。念母者所善也,则曷为于其念母焉贬?不与念母也。
  夏,单伯逆王姬。单伯者何?吾大夫之命乎天子者也。何以不称使?天子召而使之也。逆之者何?使我主之也。曷为使我主之?天子嫁女乎诸侯,必使诸侯同姓者主之。诸侯嫁女于大夫,必使大夫同姓者主之。
  秋,筑王姬之馆于外。何以书?讥。何讥尔?筑之礼也,于外非礼也。于外何以非礼?筑于外非礼也。其筑之何以礼?主王姬者必为之改筑。主王姬者则曷为必为之改筑?于路寝则不可。小寝则嫌。群公子之舍则以卑矣。其道必为之改筑者也。

●唉!何来心情捉笔伤人?古文离现代人越来越远!

请列举中外有关赞美母亲的散文名篇.

●史铁生《合欢树》《秋天的怀念》
●朱德《我的母亲》

帮忙找找写春天的散文名篇

问题补充:要名篇哦~谢谢各位了
●自己写一份,有可能成名篇咯``
●一、 老舍 大 明 湖 之 春

北方的春本来就不长,还往往被狂风给七手八脚的刮了走。济南的桃李丁香与海棠什么的,差不多年年被黄风吹得一干二净,地暗天昏,落花与黄沙卷在一处,再睁眼时,春已过去了!记得有一回,正是丁香乍开的时候,也就是下午两三点钟吧,屋中就非点灯不可了;风是一阵比一阵大,天色由灰而黄,而深,而黑黄,而漆黑,黑得可怕。第二天去看院中的两株紫丁香,花已像煮过一回,嫩叶几乎全破了!济南的秋冬,风倒很少,大概都留在春天刮呢。
有这样的风在这儿等着,济南简直可以说没有春天;那么,大明湖之春更无从说起。
济南的三大名胜,名字都起得好:千佛山,趵突泉,大明湖,都多么响亮好听!
一听到“大明湖”这三个字,便联想到春光明媚和湖光山色等等,而心中浮现出一幅美景来。事实上,可是,它既不大,又不明,也不湖。
湖中现在已不是一片清水,而是用坝划开的多少块“地”。“地”外留着几条沟,游艇沿沟而行,即是逛湖。水田不需要多么深的水,所以水黑而不清;也不要急流,所以水定而无波。东一块莲,西一块蒲,土坝挡住了水,蒲苇又遮住了莲,一望无
景,只见高高低低的“庄稼”。艇行沟内,如穿高梁地然,热气腾腾,碰巧了还臭气烘烘。夏天总算还好,假若水不太臭,多少总能闻到一些荷香,而且必能看到些绿叶儿。春天,则下有黑汤,旁有破烂的土坝;风又那么野,绿柳新蒲东倒西歪,恰似挣命。所以,它即不大,又不明,也不湖。
话虽如此,这个湖到底得算个名胜。湖之不大与不明,都因为湖已不湖。假若能把“地”都收回,拆开土坝,挖深了湖身,它当然可以马上既大且明起来:湖面原本不小,而济南又有的是清凉的泉水呀。这个,也许一时做不到。不过,即使做不到这一步,就现状而言,它还应当算作名胜。北方的城市,要找有这么一片水的,真是好不容易了。千佛山满可以不算数儿,配作个名胜与否简直没多大关系。因为山在北方不是什么难找的东西呀。水,可大难找了。济南城内据说有七十二泉,城外有河,可是还非有个湖不可。泉,池,河,湖,四者俱备,这才显出济南的特色与可贵。它是北方唯一的“水城”,这个湖是少不得的。设若我游湖时,只见沟而不见湖,请到高处去看看吧,比如在千佛山上往北眺望,则见城北灰绿的一片──大明湖;城外,华鹊二山夹着弯弯的一道灰亮光儿──黄河。这才明白了济南的不凡,不但有水,而且是这样多呀。
况且,湖景若无可观,湖中的出产可是很名贵呀。懂得什么叫作美的人或者不如懂得什么好吃的人多吧,游过苏州的往往只记得此地的点心,逛过西湖的提起来便念叨那里龙井茶,藕粉与莼菜什么的,吃到肚子里的也许比一过眼的美景更容易记住,那么大明湖的蒲菜,茭白,白花藕,还真许是它驰名天下的重要原因呢。不论怎么说吧,这些东西既都是水产,多少总带者些南国风味;在夏天,青菜挑子上带着一束束的大白莲花 出卖,在北方大概只有济南能这么“阔气”。
我写过一本小说──《大明湖》──在一二八与商务印书馆一同被火烧掉了。记得我描写过一段大明湖的秋景,词句全想不起来了,只记得是什么什么秋。桑子中先生给我画过一张油画,也画的是大明湖之秋,现在还在我的屋中挂着。我写的,他画的,都是大明湖,而且都是大明湖之秋,这里大概有点意思。对了,只是在秋天,大明湖才有些美呀。济南的四季,唯有秋天最好,晴暖无风,处处明朗。这时候,请到城墙上走走,俯视秋湖,败柳残荷,水平如镜;唯其是秋色,所以连那些残破的土坝也似乎正与一切景物配合:土坝上偶尔有一两截断藕,或一些黄叶的野蔓,配着三五枝芦花,确是有些画意。“庄稼”已都收了,湖显着大了许多,大了当然也就显着明。不仅是湖宽水净,显着明美,抬头向南看半黄的千佛山就在面前,开元寺那边的“橛子”──大概是塔个塔吧──静静的立在山头上。往北看,城外的河水很清菜畦中还生着短短的绿叶。往南往北,往东往西,看吧,处处空阔明朗,有山有湖,有城有河,到这时候;我们真得到个“明”字了。桑先生那张画便是在北城墙上面的,湖边只有几株秋柳,湖中只有一只游艇,水作灰蓝色,柳叶儿半黄。湖外,他画上了千佛山;湖光山色,联成一幅秋图,明朗,素净,柳梢上似乎吹着点不大能觉出来的微风。
对不起,题目是大明湖之春,我却说了大明湖之秋,可谁教亢德先生出错了题呢!

载一九三七年三月《宇宙风》第三十六期

二、 朱自清 春

·朱自清·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脚步近了。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
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园子里,田野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坐着,躺着,打两个滚,踢几脚球,赛几趟跑,捉几回迷藏。风轻悄悄的,草软绵绵的。
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里带着甜味儿;闭了眼,村上仿佛已经满是桃儿、杏儿、梨儿。
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地闹着,大小的蝴蝶飞来飞去。野花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草丛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
“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风里带来些新翻的泥土的气息,混着青草味儿,还有各种花的香,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鸟儿将巢安在繁花嫩叶当中,高兴起来了,呼朋引伴地卖弄清脆的喉咙,唱出宛转的曲子,跟轻风
流水应和着。牛背上牧童的短笛,这时候也成天嘹亮地响着。
雨是最寻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可别恼。看,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树叶儿却绿得发亮。小草儿也青得逼你的眼。傍晚时候,上灯了,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在乡下,小路上,石桥边,有撑着伞慢慢走着的人;地里还有工作的农民,披着蓑戴着笠。他们的房屋,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
天上风筝渐渐多了,地上孩子也多了。城里乡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也都赶趟儿似的,一个个都出来了。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各做各的一份事儿去。“一年之计在于春”,刚起头儿,有的是工夫,有的是希望。
春天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它生长着。
春天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
春天像健壮的青年,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他领着我们上前去。

三 月 随 笔
孙文良

又是一年一度的暮春时节,又是一个草长莺飞的三月,春去春来,岁月在周而复始的轮回中,写尽了无以赘述的言语。古往今来,春之情、春之愫、春之诗、春之韵,曾把几许多愁善感的怀古伤今者,一次又一次带到了对往昔的追忆之中。
古人对春天无限希冀之情怀是今人所不及的,每到暮春三月的时节,或醉游于水乡山郭,或遥望着巴山蜀国,看酒旗于风中猎猎,招徕着踏青寻醉的文人墨客。于是,便于春醉与酒醉之中,多少隽永风骚即随之诞生。浊酒一壶、清茶一盏,于杯杯盏盏之中,皆流淌着文人墨客对春之无限赞美与怅惘的感伤。杜牧的“千里莺啼绿映红,水乡山郭酒旗风”之诗句便是其对春潮、春醉、春草、春晖、春风、春韵、春雨、春水的吟哦与描绘,而韩愈的“草木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则是从喜春、悲春、伤春、爱春、惜春、怨春的绵绵春情之中借景抒情、寓情于景、以景喻情、情景交融来托物言志,抒发感慨。从诗人纷繁叠沓的词词句句、点点滴滴之中可以感受得到其无一不渗透着对春花、春草、春鸟、春虫、春风、春雨,春晓、春夜的一种极为微妙而且是妙到毫巅的情感,这是有了这样的情感,便有了“桃花红、杏花红,两样春光便不同,各自逞芳容”这样千古绝佳的词句。
而今人对春的神往则是别有一番意韵在其中的。尚在残冬未逝之际,尚在小草刚刚啄破冰凌之时,一种盼春、迎春、颂春、赞春的祈盼之情便自心中萌动而生,滚滚而动。透过帘笼,瞩目窗外那一点点微微泛着淡淡新绿的小草,谛听新燕衔泥时声声呢喃的细语,嗅着无名小花迎春初绽的那种淡淡沁人心脾的花香,此情此景,足以让人心醉得忘我般抛弃了尘世的喧嚣:悠悠然,飘飘然。抑或点燃一支烟,掬捧起一本心爱的书,任思绪在无边无际的遐思中遨游;抑或合起眼帘瞑目遐思,任自己的情感在遐思中渲泄……对春之爱何以如此至真、至纯、至深、圣痴、至狂?是偏爱江南早春气韵的晨曦夜雨,想象着江南秀女头顶斗笠穿梭于江南烟雨之中的画境,还是独怜潇湘夜雨时 “一声杜宇春归尽 ,寂寞帘栊空月痕”之春深似海的缠绵?
曾多少次驻足于雨幕之中,聆听着宇宙中万籁有声的细语、想象着自己孩提时的懵懂童真、谛悟着红尘世事的世态炎凉……蓦然间,一种幽怨的情怀发轫于心尖,那挥之不去、忘之不能的历历感伤于不经意间滴滴涌现,把幽幽春怨和淡淡感伤凝上心头。
饱历了春晖的恩赐,用心吟诵着“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诗句,于春夜中,一人独处室内,熄灭了所有的烛火,那颗似醉的心便在小征泽尔的指挥棒下震颤。收回无边的遐思,感受着“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的意境。
多少次希望死去后,多少次绝望轮回时,总希望自己能禅化为一尊介于过去和未来之间的雕塑,在春天的季节里成为永恒。

●不是济南的春天,是济南的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