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红楼,终生难醒红楼梦赏析持续重酬征稿中……,详情点击→征稿
作者:且听风吟 来源:红楼梦赏析(ID:hlm364)
一部《红楼梦》,将尘世间最为复杂的人性展露无遗。每一个被虚构出来的人物,他们虽然地位悬殊、性格各异,但读者们却总能在现实生活中找到他们的影子,足可见曹公用笔之独到、刻画之精细。在全书几百号的人物中,有很多重要的角色都具有“冷”的性格特质,今天我们就来说说《红楼梦》里的那些“冷人”。
“冷眼人”——冷子兴
冷子兴是荣国府大管家、王夫人陪房周瑞的女婿,职业是古董商人。作为一个与贾府略有瓜葛的小人物,他以旁观者的视角对号称“诗书簪缨之族,钟鸣鼎食之家”的宁荣二府进行了审视,是《红楼梦》中的“冷眼人”。
《红楼梦》第二回中的“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一节,用意主要有两层:一是借冷子兴之口介绍宁荣二府的主要人物和宗族沿革,这样写既可以避免啰哩吧嗦地直叙其事,也可以在书中主要人物出场前做好必要的铺垫;二是借冷子兴的“冷眼”来认清贾府繁华外表之下潜藏的危机。
旁人都道国公府正当盛时,冷子兴却一针见血地指出:“如今的这宁荣两门,也都萧疏了,不比先时的光景。”他同时还道出了贾府存在的三大弊病:一是主仆上下只知安享尊荣,却鲜有人为家族未来的生计出谋划策;二是一味地铺张浪费,入不敷出,寅吃卯粮;三是儿孙一代不如一代,有辱国公府的门楣。从表面上来看,宁荣二府还维持着烈火烹油的繁华景象,内囊却早已腐败不堪,不过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罢了。
就是这个在序幕中出场的小人物,以他的毒辣眼光和冷言冷语预见到了贾府由盛转衰、终至一败涂地的未来,不愧为一个鉴宝无数、精打细算的古董商人!
“冷郎君”——柳湘莲
柳湘莲绰号“冷郎君”,因为在家族中排行老二,故也称“冷二郎”。作为一个长相俊美的世家子弟,柳湘莲离经叛道,时而舞刀弄剑、吃酒赌博,时而眠花醉柳、耽于风月,故而和贾宝玉很合得来。
这样一个风流倜傥的浪子,却是天下第一等冷心冷面之人,贾琏便曾评价道:“你不知道这柳二郎,那样一个标致人,最是冷面冷心的,差不多的人,都无情无义。”
柳湘莲的“冷”可以从他的两大主要情节中展现出来。“呆霸王”薛蟠误认柳湘莲为优伶一类的风月子弟,并出言调戏,不容情面的“冷郎君”一言不合就是一顿暴打,把一向有恃无恐的呆霸王收拾得狼狈不堪;尤三姐与柳湘莲有了婚约,但当“冷郎君”得知了三姐与宁国府的关系之后,立时便将其归于淫奔无耻之流,冷心冷面地要收回定礼,累得痴情刚烈的尤三姐自刎而死。“冷郎君”之冷,既可以打压呆霸王的嚣张气焰,更能在无形之中“杀死”一个痴心爱慕自己的少女,当真是冷过寒霜与冰雪呀!
但若说柳湘莲是天下最为冷漠无情的人,却也不尽然。从他与宝玉的交好、不计前嫌搭救薛蟠、在尤三姐自尽后悔恨无限等情节来看,他的性格中其实也有热心、侠义、真诚的一面。他冷遁出家之后的结局究竟如何呢?也着实惹人怀念。
“心冷口冷”——贾惜春
在《红楼梦》所有的“冷人”中,贾惜春大概是年龄最小的一个。作为读者也很难想象,一个本该纯真活泼的妙龄少女,却失去了青春时节最温暖和煦的阳光,成为了一个冷漠无情的小冰人儿。
入画从小就是惜春的侍婢,主仆二人的情分该当是非比寻常的。在抄检大观园一节中,只因在入画箱柜中搜出了贾珍赏给她哥哥的财物,自顾体面的惜春便不依不饶,一定要把入画撵出去;比起司棋与表弟潘又安的私情,入画私相传递赃物固然也有错,但绝非不可饶恕的大罪;在凤姐和尤氏先后为入画求情的情况下,惜春那股子百折不回的孤僻冷漠仍然不为所动,甚至说出了“或打,或杀,或卖”这样的绝情话,令人不寒而栗。
惜春不仅对侍婢绝情,对自己的亲兄嫂也是冷若严霜。以入画事件为导火索,惜春干脆“杜绝宁国府”,以免自己受到宁国府的连累;她冷言冷语地对嫂子尤氏说道:“我只知道保得住我就够了,不管你们。从此以后,你们有事别累我。”此言一出,连一向最为和善的尤氏也忍不住心中的怒气,直言惜春是个“心冷口冷心狠意狠的人”。碰上这么个冷漠孤僻的小姑子,做嫂子的心里也是苦呀!
惜春的孤僻与冷漠,说到底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她对贾家潜藏的危机其实早有预感,唯恐惹祸上身,最后终于出家为尼,独卧青灯古佛旁。她的冷,虽令人不寒而栗,却也令人恻然生悯。
“冷美人”——薛宝钗
居所朴素如雪洞一般,罕言寡语,随分从时,再加上要服用珍贵的“冷香丸”来压制从娘胎里带来的热毒——被视为晶莹白雪的薛宝钗,可谓是处处都透露着“冷美人”的气质。
说起薛宝钗的“冷”,读者历来都喜欢拿两件事情来举例:一是在听到金钏投井自尽的消息后,物伤其类的袭人忍不住留下了眼泪,同时听到消息的薛宝钗却只有冷冷淡淡的四个字:“这也奇了。”二是在听说尤三姐自刎、柳湘莲冷遁的消息后,薛宝钗的反应更加冷得出奇,原文中这样写道:
……宝钗听了,并不在意,便说道:“俗话说的好,‘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也是他们前生命定。前日妈妈为他救了哥哥,商量着替他料理,如今已经死的死了,走的走了,依我说,也只好由他罢了。妈妈也不必为他们伤感了……(见《红楼梦》第六十七回)
一次是姨妈的贴身侍婢投井自尽,一次是搭救哥哥的恩公遭遇不幸,宝钗在这两件事情上的反应,真真儿是冷到家了。说到底,宝钗的“冷”颇有几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感觉,倘若遭遇危难的是自己的母亲和哥哥,她绝对不会如此处之淡然;但既然事情与自己不相干,也就无需挂怀了。
“任是无情也动人”这句诗,大概就是对宝钗性情最好的注解吧!
总而言之,这些“冷人”虽然各有各的冷,却也都是封建时代的可怜人。冷子兴之眼光毒辣、精打细算,何尝不是因为他早已被世俗磨平了棱角,自然对一切都洞若观火、锱铢必较呢?柳湘莲之冷面冷心、无情无义,何尝不是因为他对国贼禄蠹之气、淫奔下流之风深恶痛绝,进而变成了铁石心肠呢?贾惜春之心冷口冷、心狠意狠,何尝不是因为她想用冷漠孤僻来保护自己,不至于随着家族一起毁灭呢?薛宝钗之端庄自持、高高挂起,又何尝不是因为她时刻谨记“存天理,灭人欲”的封建礼教,以致于感情淡漠呢?
他们终究是活生生的人,不是冷冰冰的石头,他们的性情与处事风格,也都是很值得我们去解读和玩味的。
往期精彩
1、宝钗到底爱不爱贾宝玉?2、秦可卿,美丽成殇的谜样女子3、宝黛:与你有关的每一件小事都很美好4、《红楼梦》:贾蔷是真心喜欢龄官吗?5、《红楼梦》第27回:黛玉葬花的灵性成长意蕴及宝黛故事的另一种解读
-作者简介-
作者:且听风吟,95后《红楼梦》爱好者。“一入红楼,痴梦难醒”,个人的一些浅见,还望广大红迷朋友批评指正。本文首发于红楼梦赏析(ID:hlm364),如需转载,请联系小编(夕瑶:13824393166)。 红楼梦赏析
一入红楼,终生难醒
与君相逢,平生之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