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编:莫燅珠
凤凰诗社
【本期诗人】周建好/罗蓉/秦博/萦之/界外/其巴斤/梦罗兰/鸿儿/马银良/张赫凡/江淮闲客/白人小清新
【推评老师】秦博/萦之/界外/其巴斤/梦罗兰/鸿儿
刊首语: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初见
一一文/周建好
不说阳光很好
只说枝头的花
望着远去的春风
把脸颊羞红
我把心情整理了无数遍
把相关的证据都清理
让一切都是原有的模样
可你的一个眼神
让所有的准备都措手不及
【推送语】能被春风羞红脸颊的该是怎样的一位女子,她的心情被诗人一点点的洞悉,尽管所有的平静都恢复如初,但是内心的澎湃注定被一个眼神所绽放。能让一位主人公措手不及的情感,该是多么美好呢!她的他,呼啸而至,在爱的面前,一切来不及准备,如同那朵脸颊羞红的花。一首小诗,一份跌宕起伏的幸福淡然有味。(推送编辑:秦博)
【凤凰诗人】周建好,江西省宜春市人。作品入选《中国诗歌精选300首》,《中国诗歌》第七卷,先后在国内外各级报刊发表诗歌400多首。获诗歌大奖若干。现为多家文学网站现代诗歌栏目版主。中国诗歌网现代诗歌版编辑。亚洲凤凰诗社副秘书长。
还是那朵莲
一一文/罗蓉
还是那朵莲
才露尖尖角
早有蜻蜓立上面
还是那朵莲
溪亭日暮里
让姐姐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惊飞一群白鹭
还是那朵莲
在南台湾的某个夏天
向世人宣告
我已婷婷,不忧亦不惧
还是那朵莲
端坐于佛堂深处
远离红尘
清心素颜陪了佛祖千年
还是那朵莲呵
从我前世的晧腕下错过
今生的池塘边
对着满塘清凉的心事
缱绻难言
【推送语】诗人借莲,表达一种清洁的精神。几千年来,莲在中国传统文化和佛教文化里,熠熠生辉。莲较早出现在《诗经》和《离骚》,“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后来的古诗十九首和汉乐府,涉江采芙蓉,采莲南塘秋,民间和文人士大夫们,多有莲事活动。莲,一直是中国文化里的一脉清流。罗蓉的诗,从杨万里、李清照出发,纵向横向生发拓展,联想到南台湾和佛教里的莲,最后回到抒情主体的前世今生,那清凉的心事,就应该是对高洁、不流俗、不落尘垢不染尘埃的清洁生活的追求吧。“还是”一词令人玩味,多少沧桑巨变,尽在其中。(推送编辑:萦之)
【凤凰诗人】罗蓉,70后,喜爱读诗,用诗歌表达情感。现居湖北省宜昌市
1
1
小院子
一一文/秦博
记得那只麻雀黏在屋檐之时
是蜘蛛,冒昧地把阳光收入网内
酣醉了一个冬季的鸟鸣
被一夜春风入驻
小花的耳孔里摇起风铃
只是用了半朵香
我心里那块柔软之地,就有种子轻轻地回响
蜻蜓许久没有来过
它播下的那株影子,静静地卷起花蕊
是谁,让一扇门不说话
蒲公英,默默地推开墙角
青草尖,虔诚地酝酿第一滴白露
在我穿梭小院子的一瞥里
月光泄露了谜底
心领神会地,羞了半瓢水缸
那只燕子飞走就飞走吧
那朵云下雨就下雨吧
我恰似一阵蛙鸣潜入井泥,终归是听到了
星星还是那颗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
小院子,以及小院子……
【推送语】艾青说:“诗歌是灵魂的雕塑”,读一首诗,就像走进一个灵魂空间。“我恰似一阵蛙鸣潜入井泥”,精炼的语言,美妙的想象给我们回味无穷的感观。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一处心灵的院子,它装载的是永不退场的故事。一如诗人的,“冬季的鸟鸣”,“春风”,“风铃”,“心中的影子”,给我们一个多维的感知世界,隐隐寄生着诗人灵魂撞击的火花。清新而不落俗套。(推送编辑:梦罗兰)
【作者简介】秦兆杰 笔名:秦博。凤凰诗社华东诗社社长,中华新文学联盟理事会理事,作品见于《凤凰诗社》《青年文学家》《长江诗歌》《湖北诗歌》《中国民间短诗》等媒体,诗观:学而思,然后有诗。
老夫妻
一一文/萦之
他俩住进宾馆
坐在床沿
天黑之前,干点什么呢
看看天吧
今天天气可真好
他俩换上睡衣
坐在床沿
窗外摩天轮的灯光照在身上
赤橙黄绿青蓝紫
大海让人平静
真的不能再回去了吗
不能了
【推送语】这首诗采用借代的手法,明写老夫妻一天的百无聊赖的生活,实际以此视角在暗写逝去的光阴。光阴是不定的,它游离在我们的岁月中,游离在我们的生命里,可我们却浑然不知它的老去。正如诗中的老夫妻一样,当真正老去,他们却蜗居在宾馆里,没有了方向和目标。诗人通过一个动作“坐在床沿”,刻画出了一天时光的流逝轨迹。人老了,世界仿佛静止了,其实,世界还在时光的摩天轮中越转越精彩。而这一切似乎又格格不入了。诗的结尾以一句设问,发表了对时光一去不复返的感叹。整首诗看似平淡无奇,但细细品味,却很有味道。(推送编辑:鸿儿)
【凤凰诗人】萦之,凤凰诗社华东分社副社长、编辑,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木凉床》。
1
1

仿佛就在一瞬间
一一文/界外
仿佛就在一瞬间
满树梨花唤醒了大地的酣眠
蜜蜂如约而来
在疏风素影里
吟唱着千年不变的缠绵
仿佛就在一瞬间
红蜻蜓点燃了榴花的火焰
梨树上的鸣蝉
在荷香暮色里
独自弹奏着寂寞的单弦
仿佛就在一瞬间
春风吹落了夏雨
夏雨淋湿了秋天
黄叶飘落了瑞雪
瑞雪孕育了春天
花谢花会开
月缺月还圆
潮涨潮落 云舒云卷
月亮船载走了多少流年
梨花雪染白了多少红颜
【推送语】很有深意的一首佳作,一个个瞬间,是一幅幅定格的画面,更是一张张满载回忆的照片。虽然定格在了某一瞬间,但却像一把钥匙,能打开人的心扉,唤醒遥远的记忆。这一瞬间,也许是儿时的欢笑,蜜蜂,蜻蜓是儿时追逐的玩伴;这一瞬间也许是恋爱时的缠绵,有时火热,也有时失落。一瞬间在岁月里闪烁着光芒,让人留恋的,遗憾的,亦或是美好的,痛苦的,都在心头挥之不去,这一切,被诗人用一个个瞬间,深情地记录在笔尖,读罢,深有感触。(推送编辑:其巴斤)
【凤凰诗人】界外,湖南省冷水江市人,华东诗社审稿主任、编辑。
再续三生
一一文/其巴斤
三生太长 怕被你忘掉
三生又太短 怕你还没记牢
夜半无眠 弦音断续扰
晚魄落寞 伊人抚槛断桥
半字书笺 情重墨薄
一枝红豆 寄相思多少
【推送语】情怀古典,表达古典,是本诗最大特色。爱情是永恒的主题,是不竭的题材,几乎每个人都会发生,几乎每个诗人都会提到几笔,甚至终其一生讴歌追寻。难在写出个性化的独特的体验。弦音,伊人,断桥,红豆等一系列意象,美则美矣,雅则雅矣,难赋现代人深情。但诗人有自己的偏爱,这就好,这就是独特的。(推送编辑:萦之)
【凤凰诗人】其巴斤,本名姜睿明,辽宁人。凤凰诗社华东诗社副社长,中华新文学联盟理事会沈阳分会理事,辽宁文学、大东北文学签约作家。
1
风说,来生不必重逢
一一文/梦罗兰
午睡的时候风跑来梦里
风来时披满了日月的褶皱
泣语在嘴角滚动
它说闻到秋的气息
风被我放养在故乡的荒村
起初是想给它一份安定
后来就渐渐忘了
流放是一种错误
我本想把它养成杜鹃般的火
它却在孤独中失眠,嗜酒
消瘦
风长出了一对巨大的翅膀
梦里的面孔渐渐模糊
一地别词撒满
它说,来生必不重逢
【推送语】诗人,她外表坚强,却有一颗柔软的内心,藏着从不提起,也不曾忘记的心事。也许只有在梦里,才会放下所有的防备,重拾那段时光。梦境是现实,还是现实是梦境,他的音容笑貌,是那么的真切。不忍打扰,把他深藏于心间,诗人的内心却是煎熬。不曾提起,也不会忘记,所有的平静,都假装得那么真实。诗人,似乎选择让时间去遗忘,可字里行间却藏着不愿表露的深情。最后一句,它说,来生不必重逢,点睛之笔,深深触及内心痛楚,此一句,伤情多少眼泪。(推送编辑:其巴斤)
【凤凰诗人】梦罗兰,原名刘天玉,云南镇雄人,现居成都。凤凰诗社华东分社秘书长,青年文学家理事会理事。散文学会会员。喜欢文学,喜欢在文字间寻找一片天空。作品见于《滇池》《知音》《青年文学家》《人民诗界》《运城日报》《银城汉俳》《北方诗刊》《赤水源》《荒原诗人》《西南当代作家》《当代名家代表作》《新诗刊》《超然台上诗选刊》《文学百花苑》及其他。
我是行走的树,你是直立的书
一一文/鸿儿
一个人走在林荫路上
望着那一棵棵或粗或细
或高或矮的树
我的思绪如游蛇一般
或挪移
或盘旋其间
那被岁月吹得褶皱的肌肤
硬硬的,凉凉的
是昨夜的昨夜
雨浸湿了她的心房
她在为谁而哭
还是谁在为她而哭
是站的时间太长
还是等的时间太久
可我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
而你却阅人无数
我一圈一圈的徘徊着
仿佛一棵孤独的树在行走
我在寻找什么
好似逝去的青春丢下的曾经
那一圈一圈的年轮
赫然地击醒了我
那刀削斧斫的诀别
留下的是一卷一卷的书
它直立在我的胸腔
让我欢喜让我忧
【推送语】有些人注定是我们生命中的过客,而我们或许也是别人眼中的过客,对于这个世界而言,终归,我们都是过客。诗人走着一圈圈的年轮,那些古老的谜题反复出现,我是谁,我做什么,我往哪里去?留下的是一卷卷的书页,这意味着,有些人会雁过无痕,而有些人会在文字里获得永生。人终究是带着使命来到这个世界,诗人为我们展示了一个生命完美的选择,有人选择忧愁,有人选择欢喜……(推送编辑:秦博)
【凤凰诗人】佟艳华,笔名:鸿儿,小学教师,凤凰诗社编辑。
1
村风
一一文/马银良
炊烟随着村里人走了
这根嵌在村里的指南针
风,找不到方向
像一个人,缓慢的愣在池塘里
空的风裹着空的房子
门前,一只旧年的鞋印
是谁遗落的一枚印章
房子的忧伤,在骨头里
若明若暗
而石阶上
谁在风里把目光铺开
如陈年的旧纸
檐下的蛛网,像她纷乱的心
一点点沉陷
【推送语】村庄上空袅袅升腾的炊烟,是家乡的古朴宁静,是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是桃花源的超然脱俗。失去了炊烟的村庄,风便找不到方向,灵魂便找不到皈依的港湾。因为只有黄昏的炊烟,才能借助火的力量,呼唤游子回家的路。空空荡荡的房子刮着空空荡荡的风,门前残留着一枚旧年的足印,这枚足印,是远逝的饱含暗香的钟声,是再也找不回的倦鸟归巢的温馨,是物是人非,昔盛今衰的痛彻心扉的悲苦情怀。晚风中在石阶上铺开的目光,应该不再是玉阶空伫立的少女思春的柔情,如蛛网般纷乱的心里,排遣不散的也不应该是望尽天涯路的少妇怀人的孤寂凄凉,而应该是业已识尽愁滋味的白发老者欲说还休的无边无际的沧桑。全诗就如一幅中国浅淡的风情图画,一帧远景,两个特写,干净通透,意境鲜明,形式如绝句般轻盈,内涵如史诗般厚重。多一笔则味重,缺一字则意失,恰到好处,妙到毫颠。(推送编辑:界外)
【凤凰诗人】马银良,凤凰诗社华东诗社入驻诗人,1966年生。1987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已发表作品多篇。出版有诗集《草尖上的灵魂》。

那些云朵 给我捎来了水乡的院落
一一文/张赫凡(新疆)
我把我最仙最美的长裙
忘在了南方的水乡
那些最懂我心的云朵
给我捎了回来
我每天衣袂飘飘
跟云朵们一起舞蹈
就在昨夜
和我一起舞着的彩云
洒落了一场夜雨
我在水乡的院落
也被云朵捎了过来
捎到了北方
天山脚下的戈壁大漠
嘀嘀嗒嗒的雨声
是云朵弹奏的夜曲
还有阵阵蛙鸣
也从院落中的荷塘传来
清晨醒来
淡淡的雾霭里
那些青翠欲滴的树
若隐若现
白莲花
在云里盛开
充满湿气的泥土和花草
里的故乡
总是让人
一醉不醒
【推送语】“我把我最仙最美的长裙 忘在了南方的水乡”,开篇起于淡淡的思念,“洒落了一场夜雨,我在水乡的院落,也被云朵捎了过来”,唯美的意境,字句清丽。诗中,“我每天衣袂飘飘,跟云朵们一起舞蹈”,一个精灵翩翩来到眼前,“在云里盛开,充满湿气的泥土和花草里的故乡,总是让人,一醉不醒”,意象平凡多维,却理念斑驳游离。全诗涵蕴着诗人想念故乡,而又纯朴乐观的殷殷情绪,诗意浓浓。(推送编辑:梦罗兰)
【凤凰诗人】张赫凡,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新疆科普作家协会会员,现任新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主要从事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普氏野马的保护和研究工作。出版了科普散文集《野马重返卡拉麦里》《野马回家》《新疆野马回归手记》《野马家园》及诗集《野性的呼唤——纪念野马重返故乡三十周年》等。
1

青玉案 雨中情
一一文/江淮闲客
流芳滴翠红蕖舞,细细浪,潸潸雨。
携伞难遮香湿路。一堤烟柳,无穷花趣。
情眷鸳鸯侣。
漱花榭畔欣相遇,抱月楼前共舟渡。
弹指满湖春韵去。
胜棋难续,鬓秋添絮,浅醉荷深处
【推送语】词作上阕实写。翠叶红蕖,柔波细雨,烟柳暗香,信手点染,一幅有声有色、动静相宜、清新明丽的淡墨风景便在读者面前栩栩铺开。于是一把油纸伞,一对鸳鸯侣就充满了让人浮想联翩的浪漫情怀。词的下阕虚写。虽有春老秋鬓的怅然,但更多的是醉入藕花深处的深情缱绻。全词虚实结合,情景相生,在悠扬的古韵中让我们真切感受到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忠贞不渝。(推送编辑:界外)
【凤凰诗人】于正东(江淮闲客)江苏滨海人,多年词林诗苑默默耕耘,为真善美鼓与呼!

山村.河流
一一文/白人小清新
生性好动的河水
流走了村庄多年的记忆
古石桥岿然不动
飞翔的水鸟,追逐流动的足迹
去了远方
山不空,网罗了鸟鸣
炊烟弥漫的山村
在鸡鸣狗吠中晃动的人影
如水,流进屋舍
蒲苇试图抱紧流水
弯道,凸出水面的顽石
为水唱响恋歌
不动的身影,已站成永恒
暮色慢慢将山野收进黑暗
石桥跨过涛声
黄昏的影子,伸手
扭亮夜灯
【推送语】这首诗如一幅流动的乡村田园生活山水画。作者抓住了几个典型的景物来描写,刻画了乡村独特的恬静的美。河流,古石桥,屋舍,蒲苇,顽石,这几个代表性的景物既有自己的特点,又不是孤立的,它们之间是相互依托的,甚至是有感情的!这首诗,诗人多采用拟人,比喻等手法,使整首诗充满情趣,仿佛乡村的一景一物都人性化了,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和谐自然。而再细读一遍,又发现河流仿佛是山村的儿女,而蒲苇,顽石则是故乡的亲人,那份不依不舍之情,令整首诗有了灵魂。(推送编辑:鸿儿)
【凤凰诗人】陶飞扬,笔名:白人小清新,安徽人。生于1993年,毕业于安徽大学,目前于合肥就职。爱好文学,作品散见于多家公众号。不断地行走与书写,以心诗栖息灵魂的故乡。诗,来自幽微的心房,难以触及渺茫的穹苍,集所有意念于笔尖,迎难而上。现山东省青州市山水康旅文学社会员。
一主一一编: 莫燅珠
一执行主编: 李爱华
一执行编辑: 其巴斤
一推送社长: 华东诗社社长 秦博